·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金书赏析

金庸笔下的假面江湖

发布时间:2021-10-24 阅读次数:

王伟饰演的岳不群

  金庸的武侠小说被称为成人的童话,既是成人,便免不了假面,何况人在江湖。

  文/徐一龙

  金庸小说中,最著名的假面人当属《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以君子之面行小人之事。岳不群戴上假面,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欲望,还有一种假面人,完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们都是有“组织”的人。

  星宿弟子

  小说《天龙八部》中,大反派丁春秋自创星宿派,门下弟子众多,人品极差。星宿派弟子初在小说中出现时,大师兄摘星子看起来还颇像个人物。

  小说中,星宿派弟子捉拿小师妹阿紫,一路被阿紫逃脱,直到摘星子出手才成功。摘星子随即惩戒一干行事不力的师弟,并趁机杀掉武功最强、可能成为自己挑战者的一个师弟。行事看起来奖惩分明,实则公器私用,手段上杀伐果断,虽是个反派,也算个枭雄。

  星宿派邪门歪道、门规独特——大师兄权力极大,做师弟的倘若不服随时可以武功反抗,那时便以功夫定高低。倘若大师兄得胜,做师弟自然是任杀任打,绝无反抗的余地。要是师弟得胜,他立即一跃则升为大师兄,转手将原来的大师兄处死。师傅眼睁睁的袖手旁观,决不干预。在这规矩之下,人人务须努力进修,藉以自保,表面上却要不动声色,显得武功低微,以免引起大师兄的疑忌。

  组织内实行强权制度,公然弱肉强食、不讲道义,要保全自己,则必须戴上假面。师弟们对摘星子又恨又怕,明明知道他因私心杀掉师弟,却满口赞颂:“大师哥英明果断,处置得适当之极,既不宽纵,又不过分,咱们敬佩万分。”

  说昧心的话,如同戴上一张自污的面具。连旁观的萧峰,都觉得厌恶。

  大师兄之下,人人阿谀奉承,丁春秋出场,大师兄也需如此。

  师傅在前,星宿派弟子们高喊“星宿老仙,歌德天地,威震寰宇,古今无比!”不但如此,还“取出锣鼓箫笛,或敲或吹,好不热闹”。

  江湖杀戮,还上演这些把戏,让群雄“无不骇然失笑”。

  可笑吗?

  这种可笑又随时化为残暴。摘星子受伤失势后,遭到了众师弟的打骂欺凌。

  这种可笑也随时化为背叛。丁春秋与人过招一旦失利遇险,就有弟子弃师傅如敝履。

  在残暴的组织中,一切为了生存,没有忠诚,没有理想,没有坚持,当然也没有人品。

  缥缈门人

  有些人没有忘掉自己是谁。

  《天龙八部》中天山童姥手下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洞主和岛主们,不想永远被人控制。

  小说中没有直接展现他们的假面。不过,亦可推想。天山童姥控制这些人的手法非常简单有效,给他们种上剧毒的“生死符”,发作之时“连五脏六腑也似发起痒来,真想一头便在墙上撞死了”。

  这些洞主、岛主一个个本是成名的豪杰,强烈的来自肉体的恐惧,让他们必须戴上臣服的假面。

  但是,他们和星宿派门人不同,这些老江湖原是嗅过自由滋味的人,他们很明白,在痛苦中臣服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当他们一知道天山童姥可能受伤时,即便仍心怀恐惧,但勃然而生的还是反抗之心。

  他们反抗天山童姥之举,亦可看做“做回自己”的尝试。

  当虚竹永久解除他们的“生死符”后,假面也被摘除。“群豪当日臣服于童姥,是为生死符所制,不得不然,此时灵鹫宫易主,虚竹以诚相待,以礼相敬,群豪虽都是桀傲不驯的人物,却也感恩怀德,心悦诚服……”

  摘掉假面,人与人的关系、人和组织的关系也发生了大改变,更像我们熟悉的江湖兄弟了。

  神龙教徒

  无论星宿派还是缥缈峰,掌控手下的手段还是相对简单,更多依赖领导人的一己之力。《鹿鼎记》中的神龙教则大不相同。它的组织更为森严,连皇宫内的假皇太后都只是神龙教的一个普通教徒。在这个组织下,人的异化也变得尤其严重,甚至智商都会下降。

  神龙教的胖头陀出场时,一人应对少林十八罗汉而不惧,无论见识、武功都算一等一的人才。可他还是上了韦小宝一当,只因心存为教主献礼之心。

  五台山上,胖头陀一脚踩住韦小宝。小宝侧头看到一古旧的石碑,胡诌上面的“蝌蚪文”写着:神龙教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刚刚还英雄气概的江湖豪客,顿时乱了方寸:胖头陀“哗”地大声一叫,跳了起来,说道:“当真洪教主有如此福分,寿与天齐?这千年石碑上早已写上了?”

  韦小宝借此逃出险境,而胖头陀却从此掉入泥坑。他欢天喜地地布下天罗密网,再次捕获韦小宝,不过是要在神龙教主面前献礼。

  参与这献礼计划的神龙教徒陆高轩,也是斯文倜傥,当他知道韦小宝大字不识,上了一当时,顿时发狂起来——陆先生点点头,道:“好,原来胖头陀上了你的大当,可是此事已禀报了教主,你这小贼!”突然一跃而前,叉住韦小宝的头颈,双手越收越紧,咬牙切齿道:“你害得我们蒙骗了教主,人人给你累得死无葬身之地。大家一起死了干净,也免得受那些无穷无尽的酷刑。”

  不过既然已经禀告教主,骗局还要继续下去,陆高轩只能自己拟定一篇颂扬神龙教主的骈文,让韦小宝死记硬背。假面既然已经戴上,戏就要唱完。

  神龙教总坛内,虚假的口号不亚于星宿派门下弟子,不过因为组织严密,那些夸张的口号竟然不那么可笑了——左首一名青衣汉子踏上两步,手捧青纸,高声诵道:“恭读慈恩普照,威临四方洪教主宝训:‘众志齐心可成城,威震天下无比伦!’”

  教主面前,韦小宝诵念了杜撰的碑文,上下俱喜。似乎,这个骗局顺利过关。

  不过假的就是假的,即使被称颂的神龙教主,也心知肚明——洪教主点头道:“陆高轩……笔下更十分了得,一篇文章做得四平八稳。很好,很好……”

  这是从另一角度展示的假面,对于教主而言,他何尝不知道此种献礼不过作假,不过既然有利于自己的形象,便也不直接点破。假面,不但戴在恐惧的教徒脸上,也戴在教主的脸上。

  日月神教

  《笑傲江湖》中的日月神教,则是一个加强版的神龙教。对于教徒的控制,除了喂食毒药,施以肉体恐吓外,尤其注重精神控制,大搞个人崇拜,还从小孩子着手,从小洗脑。

  黑木崖上,日月神教实际掌控者杨莲亭诛杀风雷堂主童百熊时,为了让他承认叛教,让熊的孙子出面——杨莲亭道:“很好,很好!小娃娃,十条教主宝训,你都背得出吗?”那男孩道:“都背得出。一天不读教主宝训,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读了教主宝训,练武有长进,打仗有气力。”……杨莲亭道:“你爷爷不读教主宝训,不听教主的话,反而背叛教主,你说怎么样?”那男孩道:“爷爷不对。每个人都应该读教主宝训,听教主的话。

  此时,日月神教的魔性展现十足,它扭断了家庭间正常的人与人的关系,彻底混淆了人的价值观。如果说童百熊还不得不假装臣服,小娃娃长大后,已经无需假装,假面已经彻底植入心中。一个被洗脑的孩子的世界,已经没有真相。

  待到任我行击败东方不败,重掌日月神教时,昔日和教徒们以兄弟论之的他,也对东方不败的“统治模式”产生兴趣——无威不中以服众。当年我教主之位为奸人篡夺,便因待人太过仁善之故。这跪拜之礼既是东方不败定下了,我也不必取消。

  日月神教就此虽然换了主人,但实无改变,反而刚刚经历一场血腥屠杀,教徒们恐惧之心更甚。连旁边的令狐冲也看出,“任教主还是和东方不败一样,以恐惧之心威慑教众。众人面子上恭顺,心底却愤怒不服。”

  恐惧之下,教徒们各个争相揭批东方不败的罪状,添油加醋、胡说八道。每个人都知道这是谎言,可是无论说的还是听的,已经都不能自已。恐惧和虚假的气氛交织在一起,已到了无解的地步。

  大结局

  武侠小说的结局,大都会揭露真相,正义实现。那种恐惧和虚假的气氛,也都会被扫除。

  《天龙八部》中,星宿派弟子和“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都归顺了虚竹。这个缥缈峰的新主人,心地宅厚、素有佛心,自然不会继续用恐惧控制他们。

  《鹿鼎记》中的神龙教,干脆被韦小宝的大炮狂轰,教主身死,最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笑傲江湖》的日月神教,最后由磊落的向问天掌控,黑木崖上的氛围也终究会被改变。

  不过,江湖中的虚假气氛从来不会在金庸的小说中消失。江湖,这个作家虚拟的世界,也由此显得真实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