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金书赏析

天龙八部,苦情情苦

发布时间:2021-10-24 阅读次数:

  月余前,偶读《天龙八部》,惊闻此著早已改版,以至物事人非,结局扭转,萧峰折箭却不死,段誉娶妻弃语嫣 。再读结尾,只觉大侠风格已变,令人扼腕。此时趁虎躯余震未消,寥寥数笔,以滋残念。

 

  人说金庸结局亮点三余半,一曰“画眉推窗,落笔于地”,二曰“温柔神色,自语喃喃”,三曰“很好很好,偏不喜欢”,半曰“雪谷相盼”。画眉推窗,落笔于地,境界虽高,却只是未来的飘忽与抉择的艰难,貌似留白,实则意满。 相比之下,我更爱这温柔神色,自语喃喃,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情绵绵无绝期。此乃金书中的极品,悲剧中的翘楚。不知为何大侠人到老年,小笔一挥,悲剧变喜剧,喜剧不再戏剧。结局面目全非,为求逻辑,啰嗦至极。语嫣还来,阿碧之情深苦楚灰飞烟灭。段誉临尾婆婆妈妈,何以打点起表哥温饱,这是闹哪样?可知苦乐年华君莫问,他自疯癫我自痴。语嫣毁了阿碧,多妻毁了段誉,痴情不再,婉清得正室不得正果,来日方长,却不见从此醉。都知金书喜诗为目词为纲,十四书名亦一气呵成。其内容与史相契,以实为鉴,真亦假时假亦真。殊不知金老为求武学贯通南北朝,竟让萧峰不死,与虚竹研武传功,为的只是降龙掌的合理传承。可惜可惜,何必非要强求合理,执著于将不同小说统一。难道反复修改,就能解释武当梯云纵的永动机和狗杂种目望天边身欺岸的瞬移?众部本该各有其命,阿修罗万劫不复,王霸雄图,尽归尘土。迦楼罗却能展翅逃脱,浮云生死,大彻大悟。摩呼罗迦修成正果,梦里已真,万事成空。紧罗那,乾达婆,双眸粲粲如星,千里茫茫若梦,何以帝释依然见龙在田,让人情何以堪。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世事无常,轮回有命,既已终了,何须再扰。

 

  我独爱金庸笔下的苦情。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情之大者,至情至性。性格所致,命运已定。喜剧收场,就算遗憾,总能以时舔伤。悲剧结尾, 则是震彻心扉,荡气回肠永世难忘。生者过客,死者归人,同悲万古尘,浮荣何足珍,生死之别在情上更显分量。无忌情迷则浅,眉笔落地方知此事未了;杨过情深而重,十六年后仍跳断肠之涯。绝情谷底悲剧转喜,甚是遗憾,雁门关外萧峰唯有一死终得完满。男儿义重而悲,女子则情长而苦。回疆杀狼,文秀从此不羡中原安逸;风陵夜话,郭襄一生牵挂萦绕峨嵋。让人钟情只在一时,无非吹气如兰,心中一荡;让他专情却为一世,如何用刹那芳华换得永远不忘。灵素情毒深中,相思无果遂以命换命成全他人。小龙女未来暗淡不敢奢求,只身跳崖只求被遗忘。阿朱则幸福垂手可得,偏偏甘愿豁命受掌,只为她萧大哥能心有所悟, 实在是令人悲苦至极空余叹。至此,紫罗衫动红烛移,塞上牛羊空相许,萧峰已不可不死。他不死,阿紫则无崖可跳,游坦之亦不用跳,那龙女何必跳,杨过何需跳,郭襄又为何跳。扑通扑通,不通不通。

 

  或是先入为主,抑或是执迷不悟,总之自认新不如旧。如此重修处处改之,书中情节自然更加通顺,性情上却是大大的不合我意。怪只怪人性有如斯,苦情一旦种下,初识滋味永难忘,藏于心间,与阅历互长,此时感受早已不同昨日,但重温旧梦,字里行间,情感逆流寻根,方知真心所向。青山不改,绿水悠悠,人生苦短白驹过隙,既已尽欢得美好,又何必苦苦强求。

 

  正是:

 

  侯门一入深似海 

  秋风微凉菊花开 

  相呴以湿江湖老 

  少年佳人颜鬓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