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金书赏析

小论《天龙八部》的方言描写

发布时间:2021-10-24 阅读次数:

   在我上小学之前是只会本地方言的,学普通话学起来有点像外语。因为普通话和我们那方言差别还是蛮大的。普通话比较偏北方口音,而我们这则是属于吴方言。后来稍大些,知道各地的方言都是不同的,但是看着武侠影视里的无论南北人物却都操着一口的纯正的普通话,感到很困惑,古代没有推广普通话之前,人们是怎么沟通交流的呢,浪迹天涯的侠客,走南闯北的镖客,他们都是努力学过普通话一样的官话,还是会几十种方言的啊?这个疑惑在看过电影《通天塔》之后尤其强烈。

 

  秦始皇大哥再厉害统一文字,却统一不了方言。类似现在官方语言的官话,到底和现在的普通话有怎样的区别,有多大作用,有多少人会讲?呵呵,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很苦恼看不到一群大侠在电视里操着不同地方的口音在演绎恩怨情仇,甚至在书里也看不到这样的画面。我想这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是文字把语言强奸了还是普通话强奸了方言。这个只能被和谐。《武林外传》之所以成功,他的方言特色功不可没,佟掌柜的陕西话,无双的上海话,甚至还有秀才的外语,但都是如浮云掠过。除却官方的政治意义,普通话的使用也是推广和理解的需要。武侠虽然只是一个成人的童话,高深的武功,神奇的丹药,离奇的情节,都当真不得。但是我还是觉得语言沟通很现实,我得较真。

 

  我很窃喜在金庸笔下看到有关于方言的描写,说明大师也想到过关于我的疑惑。在《天龙八部》里虽然只有两个章节的描写,但足已让我激动不已。这两回叫《向来痴》,《从此醉》。写到段誉被鸠摩智挟持到姑苏,巧遇阿碧阿朱,最后因缘际会见到王语嫣,真的是向来痴,从此醉。

 

  鸠摩智是吐蕃国师,精通佛法,他那个级别相当于现在可以直接阅读外文原著的专家级叫兽了。我猜他至多也是精通印度阿三语,对于大宋官方语言就一般了,更不用说苏州话了,你看这不就吃瘪了。摘一段他在苏州城打听慕容家地址

 

  鸠摩智不去理他,向途人请问“参合庄”的所在。但他连问了七八人,没一个知道,言语不通,更是缠七夹八。最后一个老者说道:“苏州城里城外,呒不一个庄子叫作啥参合

 

  庄格。你这位大和尚,定是听错哉。”鸠摩智道:“有一家姓慕容的大庄主,请问他住在什么地方?”那老者道:“苏州城里末,姓顾、姓陆、姓沈、姓张、姓周、姓文……那都是大

 

  庄主,哪有什么姓慕容的?勿曾听见过。”

 

  先不说“言语不通,缠七夹八”,慕容家做的事(策动宋辽仇恨,非法聚集兵器,妄图回复旧国),放到现在绝对是本。拉登级别的恐怖分子,他们家的住所岂是你一般路人知道的,好比现在跑到阿富汗大街上问,“喂,大爷,知道本。拉登住哪个山洞吗?”

 

  下面来具体分析下那老者的话。“苏州城里城外,呒不一个庄子叫作啥参合庄格。你这位大和尚,定是听错哉。”句子的意思相信不难理解,但是有些人看着会不舒服。“呒”这个字意思应该是没有的意思,读音有点类似于“么”。“啥。。格”,“啥格”的意思是什么的。还有“哉”是一个语气词,起强调作用。

 

  这几个在吴方言里用的蛮多,金庸是浙江人,现在苏州话写到这样已经不错了,虽然这个文字感觉不到那股吴侬软语的风情,但是那几个词用得确实很到位,很是方言了。

 

  当然吴侬软语的风情不是一个老头子体现出来的,接下来上场慕容家绝代双奴阿碧阿朱。阿碧虽然和阿朱一个组合,但人气总是比阿朱低不少,是绝对的配角。好在配角一般都是先上场的。

 

  这时那少女划着小舟,已近岸边,听到鸠摩智的说话,接口道:“这位大师父要去参合庄,阿有啥事体?”说话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这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

 

  那少女沉吟道:“介末真正弗巧哉!慕容公子刚刚前日出仔门,大师父早来得三日末,介就碰着公子哉。”

 

  先说第一处“阿有啥事体”这句话很有地方特色,先说“事体”其实意思就是事情。“阿”相当于疑问语气词,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什么事情吗”。

 

  第二处“介末真正弗巧哉”。这里面也是两个疑难处。“弗”在古文中就有“不”的意思。所以说有些方言中还是保留了古文中的一些字,只是我们用的时候感觉不到。“介末”这个可不是芥末。是“那么”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么真的不巧了啊”。

 

  写到这边,不光金庸写得累,有的读者也看得累。毕竟写书不是拍电视,看书是要想象的。就算是电视也没见过方言版的金庸武侠电视。于是他见好就收的来个结尾。

 

  (按:阿碧的吴语,书中只能略具韵味而已,倘若全部写成苏白,读者固然不懂,鸠摩智和段誉加二要弄勿清爽哉。)阿碧道:“这里去燕子坞琴韵小筑,都是水路,倘若这几位通统要去,我划船相送,好?”她每一句“好”,都是殷勤探询,软语商量,教人难以拒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