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金书赏析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发布时间:2021-10-24 阅读次数:

  听着《思君黯然》,却不知道该从何处评起,记得小时候反反复复看过97版的天龙八部很多遍。

 

  那个时候,觉得萧峰不够帅,一身粗布大衣,不似段誉那般玉树凌风。 

  那个时候,反反复复看的大概都是从青石桥悲剧之前一点点开始,还不知,这样一个顶天立地、义薄云天的英雄是怎样背上弑父杀母的罪名。 

  那个时候,还不懂,为什么汉人和契丹人的身份可以如此天差地别,为什么那样一个本应豁达淡定的男子为何会有无尽悲恸,最终却要以死救赎。

 

  这么多年之后再次重温,突然懂得了一些。 

  那个一出场,和西夏一品堂正面对决的乔帮主,那个身负重伤却依旧垫后不让兄弟落单的乔帮主,那个面对美色,坐怀不乱的乔帮主。

 

  那一年杏子林,忽然之间,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我记得小时候,特别不能理解,汉人和契丹人,不都是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么,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背景,决定了那是水火不容的两个民族,那是无法化解的民族恩怨,是胡是汉,也许在表面上看来只是一个身份,而背后所含有却是价值观的完全颠覆。 

  在南朝长大的乔峰,接受的教育完完全全就是汉人的教育,忠君报国,蛮夷低贱,可是那然后呢?突然,有人告诉他,非我族类,定当诛之,而写下这几句话的,是他的授业恩师视之如父的前任帮主,而突然有人说,那些他以为有恩的人,刚刚相反是直接造成他的悲剧的那些人。

 

  错,一切都是错。 

  错在命运,无法改写,没有如果。 

  曾在想,是什么造成了萧峰悲剧的一生。 

  三十年前,那场阴谋?这是自然,如果没有慕容博的复国阴谋,自然就没有那场血战。 

  如果,萧峰曾经看上康敏一眼,那也许就不会逼得康敏为达报复而做出接下来的那些事情。当然,那样,萧峰也决绝不是萧峰了。 

  所以萧峰必须面临这些,这个时候的萧峰是个让人景仰的丐帮帮主,深受兄弟爱戴,可是如果英雄只是如此,那萧峰就不会让这么多人痛到心里。 

  这个时候的萧峰,各方面还太顺利,有少林得到高僧寒暑不断的教导,有丐帮前帮主作为授业恩师,尽管家境贫寒,但却从未缺乏父母关爱,闯荡江湖,建功立业,三十岁便成为天下第一帮的帮主。 

  所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萧峰必须进行一次自我的救赎,与所受的教育,所形成的价值观不同,他要有更博大的胸襟,要有更广大的世界观和民族。

 

  于是,那年杏子林,萧峰远走丐帮,而在此,他遇到了这辈子他无法忘记的唯一,也许,初次见面的悲凉,剧情的急转而下,就在暗示着将来这段爱情的无法从平凡中幸福。 

  在剧中,我最喜欢的场景,便是,萧峰来到雁门关,而阿朱仅凭对他的了解,便在此等候五天五夜。见到他,不是觉得自己辛苦难熬,而是想,谢天谢地你总算是平平安安的来了。 

  这个时候的萧峰,身上已然背负着多条性命,却仍有人愿意不离不弃相信他景仰他。 

  始终记得,当阿朱看到萧峰胸前的狼图腾时的震惊和恐慌,也许之前她一直都还有些希冀,他不是个契丹人,他是汉人,他是被冤枉的,而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必须面对现实,而阿朱显然更快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在悬崖边拦下他,抱着他,更放言,如果你跳下去,那我也一定跟着跳下去,她爱他,怜他,懂他,知他。 

  这大概是在他那三十年的生命里,最绝望最恐慌最无助的日子里,那唯一的一点温暖,似阳光,在那之前,阿朱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还会缠着大哥要听歌听故事,而那之后,她开始迅速成长,成为能与萧峰比肩的女人,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依靠,最绝望时的支柱。 

  寻找杀父仇人的那段时间,尽管不断有新的冤情让萧峰背负,但终究他还是平静的,他有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陪在身边不离不弃,为他出谋划策。 

  这大概是上苍赐给萧峰最美好的一件礼物,然而,却在一个又一个错误下,被他错杀,那一掌,萧峰完成了对仇恨的救赎,却也从此哀默大于心死。

 

  我始终认为,小镜湖畔,青石桥边,萧峰的生命已然完结,从此之后,不过是答应阿朱要好好活着的一具行尸走肉。放下仇恨,从此远走他乡。 

  长白山上,狩猎牧羊,却红颜已逝,佳人不在,塞上牛羊空许约。

 

  本以为不在踏足中原,却最终还是得回来,以为可以做个平凡人,可是萧峰怎么可能只是个平凡人,他是耶律洪基的结拜兄弟,是大辽的南院大王,他的义薄云天英雄气概,注定了他不会在任何人有难时不出手相助,注定了即使心已死却不可能弃他人于不顾。 

  所以,他最终还是回到了中原,只为救那个给出的承诺,当面对当年的带头大哥,他选择了放弃复仇而只逼罪魁祸首。最后,当所有的真相揭开之时,他还是得背负那五条本与他无关的生命,还有他那一生最悔恨的聚贤庄之战。少林一战,从此,他真心再也了无牵挂,没有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从此,阿朱完完全全成为了他心中唯一的痛和悔。 

  曾有人问我,你觉得萧峰最后可能活着么? 

  我说,不可能,因为死亡,是他唯一的解脱。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于天下,他有义,可最终难抵民族本义。 

  于爱人,他真的无牵无挂。 

  也许,所有的一切开始于雁门关,所有的一切也就结束在雁门关好了。 

  “我在这里等了你五天五夜。” 

  所以,阿朱,现在,我来陪你,从此不离不弃永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