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金书赏析

闲谈神雕,稳固的爱情

发布时间:2021-10-24 阅读次数:

  小说里所描写的爱情恐怕已经是人世间的最高形式,或者说,只存在于作者和读者所达到的能够仰望的一种精神高度,却不是本身能够达到的现实高度,不过还是想以这部小说设定的情节为基础,来讨论一下这个古老却被人们永恒追寻的爱情问题。 

 

  一、什么是完美情人? 

 

  我一直不觉得这世上有真正完美的事物,包括感情。柏拉图说,很早的时候,人都是双性人,一半男人一半女人,后来被从中间劈开,离散在人间,所以每个人都竭力要找回自己的另一半,以求重归完整。但是人海茫茫,我们怎么知道眼前这个我们倾心相恋的人就是你原本的另一半?这世上适合你的人可能很多,甚至有比眼前人更适合你的,只是你还没遇到罢了,或者可能永远都遇不到。 

 

  但是缘分是一次偶然的相遇后生发的命定之感,当你全心全意相待眼前人的时候,两个人就会产生情感上的一种终生的化学反应,彼此融合,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再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陷入爱情中的人们才会发出那样的感叹:“噢,你就是我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所以没有绝对完美的情人,只有相对完美,因为完美之外可能还有更完美。即使两人之间有时会有不和谐的声音,可是谁又能保证你和“最适合”的那个人之间就是绝对的和谐?所以稳固的爱情不在于两人是否从来没有过感情危机,而在于相爱的两人是否珍视眼前的感情,将两条河流的流动速度调整到一致,汇成一条河流向着梦想中的大海奔腾而去。 

 

  虽然杨过和小龙女都很难在现实中有所存在,但也许正是这种超越现实的高度,反而使他们在人们的想像空间中有了能够结合的基础,因为他们都是“天生至情至性”的人,纯粹热烈到令世人望天兴叹,哪怕小龙女数次离开,两人的感情几度陷入绝境,狂热的思念和稳固的感情也能支撑杨过天涯海角去寻找她,因为遇到了小龙女,世上便再没有一个女人,能像她那样丰富杨过的精神世界。 

 

  爱情不是满足肉体的需要,而是两颗心灵之间的相互吸引,从而产生的愉悦幸福之感。程陆萼诸女固然亦是上乘人选,但她们都比不上小龙女一人在杨过心目中的地位,因为小龙女和杨过的感情有绝对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古墓生活的四年已经奠定他们二人之间无比稳固的感情基础,不论是亲情式的爱情,还是爱情式的亲情,杨龙已经是一个分拆不得的命运共同体,他们生死与共,所以在很早的时候,他们就绝不能没有对方而活着。 

 

  二、杨龙爱情的稳固性 

 

  诚如雕友所言,渴望爱与被爱是人之常情,这世上没有哪一个人是只想疼爱人而从来不需要被人疼爱的。传统思维上对于女子来说,总会只想找一个永远安慰人、让人依靠的男人,那么恐怕已经埋下了感情破裂的因素,因为再强大的人都有脆弱的时候,彼此之间的相互照顾相互疼惜总会比彼此之间的相互索取获得更大的满足、更能加固其感情,何况是对于像杨过这样有着孤单身世背景的男人。 

 

  现在回思孙婆婆临终前的托付,她对小龙女说:“我求你照料他一生一世,别让他吃旁人半点亏,你答不答允?”对杨过说:“你龙姑姑无依无靠,你……你……也……照料她……一生一世”说罢便与世长辞,这实是饱经风霜的老人对两个无依生命的深沉悲悯和寄望,两句话却也成了杨龙此后人生路上的唯一信念。 

 

  重阳宫中小龙女的一处举动曾经让我无比感动,“小龙女依偎在杨过怀中,迷迷糊糊间见金轮国师持轮而上,心想凭杨过一人之力,决计敌他不过,低声道:‘过儿,你给我找一把剑,咱们……咱们……一起……一起使玉女素心剑法打他。’杨过胸口一酸,低声道:‘姑姑你放心,过儿一人对付得了。’小龙女向左挪移,要尽量遮在杨过身前,为他多挡些灾难。” 

 

  正在承受身体巨大痛楚的小龙女依然不忘要以自己柔弱的身躯来保护杨过,她不但是杨过的恋人,更是亲人,是姐姐是母亲,他们感情的天平一直维持着某种微妙的平衡,平衡到风吹雨打也不能够使之摇摆,只是保持着一个稳定的姿势在那里,坚若磐石。 

 

  襄阳城外的一场误会,令小龙女肝肠寸断,可当她将淑女剑交到郭芙手中时,她说的是:“郭姑娘,过儿心地善良,他一生孤苦,你要好好待他。”她始终是站在一个疼惜杨过的角度来爱他念他,在这点上,程陆萼襄固然皆是难得的痴情女子,却远远没有小龙女这样用母性的心怀来容纳一个完整的杨过,她们更多是倾慕、仰慕,而没有足够宽广的天地让杨过的灵魂得以休憩。假如杨过与程陆萼襄中的一人结合,他们至多能达到恋人间的甜蜜美满,却不似与小龙女间如亲人般要从心底里发出生命的呼唤。 

 

  三、小龙女的两次放弃 

 

  其实我觉得只能算得有一次放弃,托付淑女剑、追踪二道这里,是在小龙女受了杨过“移情”和失贞的双重打击之下发生的事情,任是世上任何一个女子恐怕都不能冷静,这一次的小龙女根本已经没有那个心力再像上一次一样思考一个晚上来权衡利弊,离开实是行动先于思考。这里就重点说说第二次的分离吧。 

 

  诚然小龙女因为黄蓉的一席话而担心,因杨过的诚实而伤心出走,可她依然是秉着一颗爱杨过之心,从她在原文中的心理活动完全可以看出,她的多方面考虑全是围绕着杨过,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 

 

  小龙女虽然心灰意懒,但她与一般女子心境的不同之处在于,一般女子心灰意懒后为自己找后路,即使不再抱有对爱情强烈的期盼,起码是想找个人来好好过日子,并维护好一个稳定安宁的家,而小龙女明显不是想为了自己今后能好好过日子,而只是怕管不住自己出去找杨过而“遗害于他”,她实是用一种对自己最残忍的方法来限制自己的自由,用一种道德的枷锁来禁锢自己,公孙止“情意绵绵,吐露求婚之意”,只是恰在此时成了小龙女用以束缚自己的具体对象,与公孙止是个能与自己过幸福日子的男人与否根本毫无关联。 

 

  而事实上假若杨过来得晚了,小龙女已经嫁给公孙止,这两人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荒谬的,小龙女心已死,即算嫁了人,她的心境不但不会成熟成长,反而会愈加破碎,因为她从一开始就不是本着开始一段新的幸福人生的心态来嫁人,女人因爱而性,一个女人和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上床,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所以才会有人说妓女是这世上最酷毒也最狠虐的职业,即使她生了一个小小龙女,以她那样备受折磨的心境,我不禁要担心小小龙女是否能够先天健康…… 

 

  再说公孙止方面,他对小龙女的企图只在于她的美色,要说能让公孙止获得满足,小龙女绝对不如姿色平常却能对他崇拜痴缠的柔儿,未得到小龙女之前,公孙止可以百般迁就甚至低声下气,可谁能断定婚后的公孙止还能有那样的耐心,对整日郁郁寡欢心里头想着另一个男人的小龙女一再容忍?公孙止做为一谷之主的自尊恐怕岌岌可危,一旦杨过出现,无论婚前婚后,都将会是公孙止面临崩溃的一个点。甚至在杨过出现之前,他已经不复有那强作的风度翩翩而显露其狰狞的本性,或者同样糟糕的是,小龙女将彻底沦为一个土耳其式的女人,拍一下手,把她带进来,再拍一下手,把她带出去。 

 

  所以杨过即使见到小龙女已经和公孙止组建一个家庭,甚至有了孩子,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幸福的雷打不动的家庭,小龙女也绝对不是幸福的小龙女。他们的婚姻感情反而是一个极其脆弱的茅草屋,经受不起任何外力的毁坏,以杨过爱她之心,必定还会拼尽全力解救姑姑于水火,并且更加怜惜心疼她,因为小龙女为了他的某种不坚定已经承受了一般女人无法承受的苦,程陆一辈子独身,是因为她们还承受得起这相思之苦,不至于会管不住自己而去痴缠于杨过,而且她们始终没有嫁人,不能排除杨过在她们心中过于优秀,除了杨过,她们再看不上其他的男人了。有一个好伴侣、独身和有一个糟糕的伴侣,这三种情况无疑是第三种情况的人生质量最低,程陆虽然独身,起码她们的精神和身体都是自由的,而小龙女之嫁给公孙止,却全然是用自我的牺牲来成全杨过未来无限可能的幸福。 

 

  四、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这是歌德说的话,我觉得也同样适用于小龙女之于杨过。小龙女不但用自己母性的爱温柔地保护杨过成熟成长,还有一点就是她能够绝对尊重杨过的个性,她知道杨过是“活泼爱动、喜欢热闹的性情”,便保护他这种个性的完整,给他绝对自由的空间,哪怕自己会因此而尝受分离的痛苦,也不让杨过的灵魂受到丝毫的损害,这就是小龙女心灵的强韧之处,她是真正空灵而有弹性的女子,她的离开不但不会使杨过的心脏承受不起而放弃,反而会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场,让他更加疯狂地去追寻属于他的爱情,不管是十六天,十六个月,还是十六年,他都不会在失去小龙女之后接受其他爱情发生的可能。 

 

  而杨过假如不经历这半世的历练,练就一身钢筋铁骨,以他十几岁的少年心性,真的能够和小龙女在古墓中安度余生?结果殊难逆料。与其磨灭双方的个性而维持一个看似平稳的亲情氛围,倒不如在生死相随颠沛流离中为爱情斩出一条全新的出路,让平静得恼人的河床陡然遇上挺立的礁岩,碰撞出激越的浪花。正如前所说,爱情是两颗丰富心灵之间的相互吸引,小龙女冰雪般的灵性与杨过烈火般的活力都因为彼此而发挥到极致,只有这两个人才能真正引导着对方不断成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