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金书赏析

漫谈《笑傲》之颓情与伤逝

发布时间:2021-10-24 阅读次数:

  近来闲暇时细细读了一遍《笑傲江湖》,感触颇多。《笑傲》政治色彩浓重,人物性格鲜明,确实可以称为金庸的经典之作。然而《笑傲》虽然情节紧凑,悬念迭生,又时时穿插了如桃谷六仙、不戒和尚插科打诨般的搞笑情节,以及令狐冲不羁浪子的言行和较为圆满的结局,但我在读《笑傲》时却总觉得有一股悲凉与忧伤的氛围贯穿全书,大概可以用“颓情与伤逝”这几个字来概括。

 

  颓情:

 

  “颓”字自然说的是令狐冲。本来令狐冲生性潇洒超脱,且重情重义,又学成了空灵飘逸的独孤九剑,还有任盈盈对他的一往情深,这个“颓”字应该丝毫与他沾不上边,但终究表面上的浮华掩盖不住一个人内心的真实写照。令狐冲虽然性格洒脱,却极为痴情,可见“性情”之词是两层含义。偏却他所苦恋的小师妹移情别恋,这“颓”字岂可不深种这痴情之人的心中? 在《笑傲》后记中,金庸提到:“令狐冲不是大侠,而是像陶潜那样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隐士。”没错,令狐冲不是真正的大侠,他既不像郭靖那样苦守襄阳的侠之大者,也不像萧峰那样舍身取义的豪情男儿,甚至说他的很多侠义举动都出自于这个“颓”字。 自从岳灵珊移情别恋后,令狐冲便深觉生活索然无味,兼之体内被误输了八道真气,更是命不久长,所以痛饮祖千秋的八杯药酒、为老头子之女割血治病、喝下蓝凤凰的“五宝花蜜酒”、淡泊生死等豪爽举动皆由这个“颓”字引起。如果小师妹钟情于己,自己又身体健康,不知令狐冲还能否这样爽快地行事?至于令狐冲舍身救仪琳,仙霞岭、铸剑谷出手解救恒山派等均是出于同门之谊,也算不得多么轰轰烈烈的侠义之举,只是相救仪琳是敌强己弱,较之仙霞岭、铸剑谷自己武功明显高出一筹的局面更为令人钦佩。值得一提的是令狐冲与向问天联手血战正邪群豪的长亭一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以寡敌众,视死如归,颇有萧峰大战聚贤庄那种荡气回肠的侠气。只是此时令狐冲早觉生活无味,不挂记生死,难免又沾上一个“颓”字。然而我最佩服他的是遵守诺言为风清扬和曲、刘二人保守秘密;不肯贪生改投少林学《易筋经》这两件事。为了保密而遭人猜疑,蒙冤,甚至连小师妹都见疑,这是最痛苦的,然而令狐冲承受住了,可见他是至诚至信的真君子;而不投少林求生更彰显他的傲骨英风,“颓”字在这里是不起作用的,而是他坚守着自己做人的原则与信仰。虽然与郭靖之类的侠之大者相比,令狐冲只能算真君子而非大侠,这也显得更加真实,但与常人相比,他却是不折不扣的侠者,因为他的这些举动虽受“颓”字影响,但也是常人很难做到的,对我来说就很难,所以佩服和喜欢令狐冲!

 

  “情”:《笑傲》中主要有四段感情纠缠:令狐冲之情、任盈盈之情、仪琳之情和岳灵珊之情。最苦的是令狐冲苦恋岳灵珊之情,他情根深种,以至心情完全随岳灵珊的感情变化而变化,他的种种经历也是由此情引起,此情相伴,由此也成就了他的“颓”。我认为全书有两处最能表现他的痴情:一是他心中的小师妹即使是十恶不赦之徒,也甘愿为她粉身碎骨;二是在五岳并派夺帅时,抛开一切,甘愿受小师妹一剑,只为她能够快乐。这两处将令狐冲的痴情刻画的淋漓尽致,直至盈盈之情的到来才慢慢抚慰了他的这段颓情。 盈盈由绿竹巷授琴生情,到为令狐冲甘愿幽困少林,直至在月下的大车中两情完全相融,可谓一直坚贞不渝,也是最为清澈的一段感情。 岳灵珊之情则由林平之的出现而发生转移,在临死前,岳灵珊曾对林平之说自己对令狐冲只有兄妹之情,然而在思过涯大雪之夜对令狐冲流露出的感情显然不仅是兄妹之情,可见她所说的话言不由衷,其实只是她更爱林平之而已,所以林平之才是令狐冲内心痛苦的根源,而非岳灵珊。 最让人爱怜的是仪琳之情,这段相思之情完全是由仪琳纯洁至善的心灵而生。因为令狐冲的舍身相救,而从此全心为他祝福、为他思念牵挂、为他欢喜忧愁,我想如果那天舍身相救的是旁人,她一定也会像对待令狐冲一样对待相救之人,这番感情完全可以升华为观世音悲天悯人般的圣洁,因为仪琳天性就具有一副菩萨心肠。

 

  伤逝:

 

  “伤”: 令狐冲之伤:令狐冲可以说是全书受伤最多的人,外伤和内伤都险些送了他的性命,但他最深的伤则是心伤,因为外伤和内伤均有法治愈,而像他这样的痴情之人,心伤却无法根除。他在身中田伯光的快刀和罗人杰的辣手,如此重伤死里逃生后,与仪琳在衡山休养时,却仍能谈笑风声,这固与他洒脱的性格有关,而更重要的在于内心的快乐。然而身受内伤时,他却心灰意冷,不在于内伤难治,而在于这时岳灵珊的心已不属于他。最终真正击碎他的心的是岳灵珊的见疑,青梅竹马数十年,居然都没有真正了解自己,令狐冲哀莫大于心死。然而任盈盈是唯一可以治愈他心伤的良药,但也无法根治,即使在他们成婚后重游华山时,令狐冲仍不免触景心伤,由此就可见一斑,毕竟他是至情至性之人,令人感佩!

 

  林平之之伤:林平之可以说是《笑傲》里命运非常悲惨的一个人,身体和心灵受到了双重创伤,而且是毁灭性的。开场时,林平之是一个颇有侠骨的人物,只不过富贵气和脂粉气太重。然则人生横遭突变,莫名其妙的被满门血洗,只为了一本空幻的《辟邪剑谱》,这时林平之的内心已经被“复仇”这两个字填满了,然而更可怕的是落入了岳不群邪恶的股掌中而浑然不知。试想当一个人从希望的光明中一下子坠入了绝望的黑暗里,这种心理落差谁又能承受?在洞穿了岳不群的虚伪与阴谋后,他的心灵已经扭曲了;在学到了祖传的辟邪剑法后,他已经完全走火入魔。幸运的是他曾经得到过一段真挚的感情,但不幸的是这唯一的幸福也被自己亲手终结了。没办法,人已成魔,一切都将如落花流水般无法挽回,所以对于他总是怜悯之情多于憎恶。

 

  “逝者如斯”: 刘正风、曲洋之逝:音乐相通,超凡脱俗,能有《笑傲江湖》这旷世绝曲的诞生,皆由二人如仙隐般的艺术化境。宁可牺牲一切也不出卖朋友,看似有些残忍,但为了这种心意相通的知己也是值得的,毕竟天下之大,知己难求。古时有“高山流水”,此时有“笑傲江湖”,只可叹断送了刘正风满门的性命和牺牲了精灵可爱的曲非烟。 宁中则之逝:巾帼不让须眉,也是全华山唯一真正了解令狐冲为人,让他深感母爱的女侠,可惜错嫁了岳不群,最后为了这个伪君子而含恨而终,实在让人深感惋惜。 岳灵珊之逝:岳灵珊死去的那一回目录正叫“伤逝”,但她死去时却甚是安详,没有遗憾,即使是被所爱之人亲手杀害,也是无悔,因为她始终认为自己的爱是值得的,正如她至死都在哼唱那首福建山歌一样。曾经愤怒于岳灵珊对令狐冲的见疑,认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却不能真正了解大师兄的为人,未免太不近人情。但后来在“伤逝”这一章中才明白原来一个人心中真正中意的形象是无法改变和动摇的,就像她父亲与丈夫那样的君子形象,即使真相是恰恰相反的,也挥之不去在少女情怀时心中打下的深刻烙印。令狐冲在岳灵珊心中只不过是一颗绚丽划过的流星,而林平之才是他心中那一颗明亮持久的恒星。想到这里,对于岳灵珊的死反而释然。

 

  总之“颓情”属于令狐冲,“伤逝”属于岳灵珊,两个师兄妹奠定了全书的感情基调,而任盈盈的出现则是奏响令狐冲生命中《笑傲江湖》乐章的不可或缺的知音伴侣。还是希望江湖天地中少几对“岳灵珊与林平之”,多几对“令狐冲与任盈盈”;少几本“辟邪剑谱”,多几曲“笑傲江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