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大全>岳灵珊

岳灵珊

岳灵珊

岳灵珊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出场贯穿全书四分之三,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和女侠宁中则的女儿,与令狐冲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后嫁于师弟林平之为妻。她身形窈窕婀娜,声音清脆娇嫩,容貌艳若春桃,内心纯洁无暇,如同华山上的一泓清泉般,深得师兄师姐们的宠爱。同时她有着一副争强好胜、有话直说的直爽性格,行为处事毫不矫揉造作,关心令狐冲不求回报。令狐冲对她深深恋慕,却始终不敢对她出口表达爱意。嫁给林平之后,因林平之自宫练剑,二人实为有名无实夫妻。后林平之复仇后瞎眼,岳灵珊始终不离不弃,后来林

岳灵珊 岳姑娘

岳灵珊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出场贯穿全书四分之三,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和女侠宁中则的女儿,与令狐冲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后嫁于师弟林平之为妻。她身形窈窕婀娜,声音清脆娇嫩,容貌艳若春桃,内心纯洁无暇,如同华山上的一泓清泉般,深得师兄师姐们的宠爱。同时她有着一副争强好胜、有话直说的直爽性格,行为处事毫不矫揉造作,关心令狐冲不求回报。令狐冲对她深深恋慕,却始终不敢对她出口表达爱意。嫁给林平之后,因林平之自宫练剑,二人实为有名无实夫妻。后林平之复仇后瞎眼,岳灵珊始终不离不弃,后来林
金庸武侠小说人物
岳姑娘
姓名 岳灵珊
门派 华山派
师父 岳不群
家庭 岳不群(父)
宁中则(母)
林平之(夫)
武功
绝技 华山派剑法
冲灵剑法
玉女剑十九式
兵器 碧水剑

岳灵珊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重要角色,华山派掌门岳不群与宁中则独女,丈夫为林平之。

生平

岳灵珊为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宁中则的独女,从小与大师兄令狐冲为青梅竹马,与令狐冲合创冲灵剑法。

岳不群于灵珊十八岁诞辰时将宝剑碧水剑赠予爱女,后此剑被醋意浓生的令狐冲错手打落深渊。

岳灵珊情归师弟林平之,令单相思师妹的令狐冲伤心之极,但无可奈何。

在嵩山大会上,岳灵珊以思过崖壁刻剑法分别以泰山剑法击败泰山派玉音子、玉磬子、以衡山剑法击败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以恒山剑法与令狐冲僵持数十招(后因令狐诈败而胜),技惊四座。

岳灵珊与林平之成婚后,林平之性格大变甚至不与其同床,二人实为有名无实夫妻,岳灵珊至此异常苦闷(严格说无爱无不爱,在成婚前,林平之已经自宫,无法行周公之礼,在大道牛车上,岳灵珊要求林平之行周公之礼,林平之高声拒绝,一旁偷听的任盈盈也不好意思再听下去)。

林平之与岳不群反目后,追杀林灭门仇人青城派余沧海,后致双目失明,岳灵珊一直随夫之侧,不离不弃。

惟林平之早已被仇恨之心冲昏头脑,为报岳不群偷取祖传剑法‘辟邪剑法’之仇,迁怒岳灵珊,完全不信任妻子,最后亲手杀妻;但岳灵珊临死前仍请令狐冲代为照顾林平之,以此绝了令狐冲报仇之念。

相关电影

●2004年台湾电影手机有鬼(导演郑芬芬),以“岳灵珊”作为主角的名字。这是一部以和小说人物同名的人物作为开展的电影。这是也是一段“岳灵珊”在现实生活中与“林平之”相遇的故事。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1人物经历

岳灵珊为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宁中则的独女,从小与大师兄令狐冲青梅竹马,与令狐冲合创冲灵剑法。岳不群于灵珊十八岁诞辰时将宝剑碧水剑赠予爱女 ,后此剑被醋意浓生的令狐冲错手打落深渊。

岳灵珊与师弟林平之相恋,令狐冲伤心至极,但无可奈何。

在嵩山大会上,岳灵珊以思过崖壁刻剑法分别击败泰山派玉音子、玉磬子,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以及故意求败、自伤的恒山派掌门令狐冲,技惊四座。 

岳灵珊与林平之成婚后,林平之因为实际上已经自宫而不与其同床,二人实为有名无实夫妻 。林平之为复仇不顾其生死,灵珊本来要回到父母身边去,但是被木高峰抓回来,看到林平之因溅到木高峰背上皮囊中的毒水致双目失明。她选择留在林平之身边,照顾丈夫,并以妻子的责任感和怜悯心容忍了他对自己的猜疑和嘲讽。

林平之失明后,性格大变,两人在马车上道出了婚后不同床的真相。林平之坦诚自己已经自宫,并承认了自己娶岳灵珊实为自保。后来劳德诺出现力邀林平之往嵩山共谋杀岳不群,并承诺林平之可成为辟邪剑门的掌门。林平之答应了与嵩山派合作,并为了向左冷禅表忠心而杀了岳灵珊。但天性善良的岳灵珊临死前仍请令狐冲代为照顾林平之,伴随着绝望和伤痛死在令狐冲的怀里。令狐冲抱着停止呼吸的小师妹,心痛得昏了过去。

2人物设定

外貌

1、只见岳不群的青袍后面探出半边【雪白的脸蛋】,一只圆圆的左眼骨溜溜地转了几转……她乍一探头,便即缩回,又在夜晚,月色朦胧,无法看得清楚,但这少女【容颜俏丽】,却是绝无可疑。蒙蒙月光下,林平之依稀见到一张【秀丽的瓜子脸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2、只见岳灵珊【苗条】的背影在左,林平之高高的背影在右,二人并肩而行。岳灵珊穿件湖绿衫子,翠绿裙子。林平之穿的是件淡黄色长袍。两人衣履鲜洁,单看背影,便是【一双才貌相当的璧人】。

4、岳灵珊拆开另一本佛经,一张张拿起来在烛光前映照。令狐冲瞧着她背影,但见她【皓腕如玉】,左手上仍是戴着那只银镯子,有时脸庞微侧,与林平之四目交投,相对便是一笑,又去查看书页,也不知是烛光照射,还是她脸颊晕红,但见【半边俏脸,当真艳若春桃】。

5、令狐冲知她这时定是撅起了小嘴,轻嗔薄怒,【自是另有一番系人心处】。
  6、一个【俊俏的少妇】越众而出,长裙拂地,衣带飘风,鬓边插着一朵小小红花,正是岳灵珊。 

7、但见岳灵珊【笑靥甫展,樱唇微张】,正要说话,莫大先生手中短剑嗡嗡作响,向她直扑过去

8、令狐冲瞧着她【婀娜的身形】,想起昔日同在华山练剑的情景,渐渐地神思恍惚,不由得痴了。

9、月光斜照,映在她脸上,只见她目光散乱无神,一对眸子浑不如平时的【澄澈明亮】,【雪白的腮上】溅着几滴鲜血,脸上全是求恳的神色。

10.林平之见这少女【身形婀娜】,肤色却黑黝黝地甚是粗糙,脸上似有不少痘瘢,容貌甚丑,想是她初做这卖酒勾当,举止甚是生硬,当下也不在意。

声音

1、突然之间,山坳后面飘上来岳灵珊【清亮】的歌声,曲调甚是轻快流畅。令狐冲和她自幼一块儿长大,曾无数次听她唱歌,这首曲子可从来没听见过。岳灵珊过去所唱都是陕西小曲,尾音吐的长长的,在山谷间悠然摇曳,这一曲却犹似珠转水溅,字字清圆。
  2、宛儿低头走到两人桌前,低声问道:“要甚么酒?”声音虽低,却十分【清脆动听】。

3、忽听得一个【清脆娇嫩的声音】说道:“二师哥,这雨老是不停,溅得我衣裳快湿透了,在这里喝杯茶去。”

3重要台词

1、“他们好不狠毒,杀了这许多人。(第二章《聆秘》)
  2、“哈,一批下三滥的原来都躲在这里,倒吓了我一大跳!大师哥呢?”(第二章《聆秘》)

3、“余观主吗?他出手毒辣得很。我……我见了他很害怕,以后我……我再也不愿见他了。”(第二章《聆秘》)

4、‘林公子所以杀余人彦,是由我身上而起,咱们可不能见死不救。’(第三章《救难》)

5、“师叔,你可千万别去。大师哥最近挨了爹爹三十下棍子,打得他路也走不动。你去跟爹爹一说,他又得挨六十棍,那不打死了他么?”……“师叔,不会的!大师哥再胆大妄为,也决计不敢冒犯贵派的师姊。定是有人造谣,在师叔面前挑拨。”……“他们定是撒谎,又不然……又不然,是天松师叔看错了人。”(第三章《救难》)

6、“爹爹,我算是师姊,还是师妹?”(第五章《治伤》)

7、“这等无耻恶贼,谁希罕他来佩服了?戏弄他一番,原是活该。”(第七章《授谱》)

8、“爹,你几时也来创几招‘无比无敌,岳家十剑’,传给女儿,好和大师哥比拚比拚。”(第七章《授谱》)

9、我为你送饭而失足,是自己不小心,你又何必心中不安?(第八章《面壁》)

10、“你别担心,我才不会乱教他呢。小林子要强好胜得很,日也练,夜也练,要跟他闲谈一会,他总是说不了三句,便问到剑法上来。旁人要练三个月的剑法,他只半个月便学会了。我拉他陪我玩儿,他总是不肯爽爽快快地陪我。”(第八章《面壁》)
  11、大师哥,你剑法一直强过我,可是等我练成了这路‘玉女剑十九式’,就不会受你欺侮了。(第八章《面壁》)

12、大师哥,我来探望你啦,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第八章《面壁》)

13、我只盼他能复元,那就好了。这件事他记不记得,有什么相干?(第十一章《聚气》)

14、爹,都是女儿不好,我……我自作聪明,偷了爹爹的秘笈,盼望治好大师哥的内伤,哪知道大师哥决意不看,反而害了六师哥性命。女儿……女儿说什么也要去找回秘笈。(第十二章《围攻》)

15、大师哥,这酒别喝了,酒杯之中说不定有毒。你刺瞎了那些人的眼睛,可须防人暗算报仇。(第十四章《论杯》 )

16、偏你便有这许多做作!疑心便疑心,不疑心便不疑心,换作是我,早就当面去问大师哥了。……你自己若不犯疑,何以用上这个‘也’字?我说你和爹爹的性格儿一模一样,就只管肚子里做功夫,嘴上却一句不提。(第十五章《灌药》 )

17、小林子,你吃了这脏东西,就算不毒死,以后也别想我再来睬你。(第十六章《注血》 )

18、这是你林家的屋子,拆也好,不拆也好,你问我干什么?”(第二十四章《蒙冤》 )

19、“呸!旁人爱怎么说,让他们说去。只要我知道你是真心就行啦。”(第二十四章《蒙冤》 )

20、你们要倚多为胜,杀人灭口,尽管上来!岳姑娘怕了你们,也不是华山门下弟子了!(第二十四章《蒙冤》 )

21、你一剑斩他不死,还想再使毒药么?我才不上你当。令狐冲,小林子倘若好不了,我……我……(第二十四章《蒙冤》 )

22、“嵩山左师伯,如果你能以泰衡华恒四派剑法,分别打败我四派好手,我们自然服你做五岳派掌门。否则你嵩山派的剑法就算独步天下,也不过嵩山派的剑法十分高明而已,跟别的四派,终究拉不上干系。”(第三十三章《比剑》)

23、“你啊我啊的缠夹不清,这一招谁都没死,叫做‘同生共死’好了。”(第三十三章《比剑》)

24、“不知他性命如何?只要他能不死,我便……我便……”(第三十三章《比剑》)

25、“我夫君是后辈,比之左师伯不免要逊一筹。我妈妈的剑法自可与左师伯旗鼓相当。至于我爹爹,想来比左师伯要稍为高明一点。”(第三十四章《夺帅》)

26、你别胡思乱想,我对你的心,跟从前没半点分别。”“咱们回去华山好好养伤。你眼睛好得了也罢,好不了也罢。我岳灵珊如有三心两意,叫我……叫我死得比这余沧海还惨。”(第三十五章《复仇》)

27、“那日在向阳巷中,这件袈裟是给嵩山派的坏人夺了去。大师哥杀了这二人,将袈裟夺回,未必是想据为己有。大师哥气量大得很,从小就不贪图旁人的物事。爹爹说他取了你的剑谱,我一直有点怀疑,只是爹爹既这么说,又见大师哥剑法突然大进,连爹爹也及不上,这才不由得不信。”(第三十五章《复仇》)

28、“你心中有什么话,尽管说个明白。倘若真是我错了,即或是你怪我爹爹,不肯原谅,你明白说一句,也不用你动手,我立即横剑自刎。”(第三十五章《复仇》)

29、“我是两不相帮!我……我是个苦命人,明日去落发出家,爹爹也罢,丈夫也罢,从此不再见面了。”(第三十六章《伤逝》)

30、“大师哥,你一直待我很好,我……我对你不起。我……我就要死了。”(第三十六章《伤逝》)
  31、“我……我这里痛……痛得很。大师哥,我求你一件事,你……千万要答允我。”(第三十六章《伤逝》)

32、“他在这世上,孤苦伶仃,大家都欺侮……欺侮他。大师哥……我死了之后,请你尽力照顾他,别……别让人欺侮他……”(第三十六章《伤逝》)
  33、“大师哥,多……多谢你……我这可放心……放心了。”(第三十六章《伤逝》)

4人物评价

岳灵珊不是任盈盈那个级数(原来吴女士也爱用这个词——东方剑),她平凡得多了,但 在平凡中,她有她独特感人之处。《笑傲江湖》的读者多喜欢令狐冲,因此都怪责岳灵珊移 情别恋,辜负了这位大师兄的一往情深。其实,平情而论,岳灵珊是个纯真可爱的姑娘,不 是玩弄爱情的女子,她爱上林平之,是出于自然的感情,不应受到深责。
  从小说的角度看,金庸的用意也是要把她写成一个可爱多于可恨的人,因为这样才可以 突出令狐冲的无可奈何,使他的深情更加感人。我认为岳灵珊是个写得十分成功的第二女主 角。
  金庸一开始就写出岳灵珊这“小师妹”在众师兄之中的地位。她是师父的独生女儿,活 泼好动,秀丽可人,爱与师兄们开玩笑,却又不失礼貌规矩,所以获得大家爱护迁就。她与 大师兄特别要好,一片天真漫烂,大家随着取笑,半真半假,逗她高兴。

其实,岳灵珊对令狐冲的感情是不是爱,也难说得很。同门十数载,两人相隔六七岁, 小师妹跟大师兄要好,恐怕一半是英雄崇拜。一半是兄妹之情。令狐冲被罚在崖上思过,岳 灵珊牵挂思念,两人见了面,令狐冲忍不住吐露真情,岳灵珊感到心中柔情无限,在令狐 冲,他早已知悉自己的感情,但岳灵珊距离成熟还有一段日子,很可能只是少女情窦初开, 因被爱生爱意。她渐渐被林平之吸引,开始时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是性情相近还是林平之长得英俊,不必深究,但岳灵珊对林平之的爱情却是始终如一、 坚贞不悔。他家里有钱,她喜滋滋地打扮了去作客;他落难被困,她拼死追随;他是好人, 她倾心爱他;他行为古怪,她一心护他;甚至知道了他原来是利用她作为掩护,她也心甘情 愿与他共同进退;世人皆遗弃他,她也不在意。直到他将她刺死,她最后一口气也是为他辩 护。

岳灵珊在幸福中出生长大,在苦难中成熟。在爱情道上,她不是杀手而是被害人,所爱 的人不爱自己、爱自己的人不是所爱的人,令狐冲与岳灵珊的凄凉是一样的。 

5影视形象

年份 饰演者 出自影视版本 配音 备注
1978 庄莉 香港邵氏电影《笑傲江湖》   国语版改名"骆颖芝"
1984 戚美珍 香港无线电视剧《笑傲江湖》    
1985 应采灵 台湾台视电视剧《笑傲江湖》    
1990 叶童 香港电影《笑傲江湖》   该版岳灵珊性格被改编
1992 李嘉欣 香港电影《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   该版岳灵珊性格被改编
1996 陈少霞 香港无线电视剧《笑傲江湖》 邢金沙  
2000 陈德容 台湾中视电视剧《笑傲江湖》 郑丽丽  
2000 李锦梅 新加坡电视剧《笑傲江湖》    
2001 苗乙乙 内地电视剧《笑傲江湖》 纪元、郑丽丽  
2004
  
蔡灿得 手机有鬼
  

  

以小说同名的人物作为开展的电影。

也是一段“岳灵珊”在现实生活中与“林平之”相遇的故事。

2013 杨蓉 内地电视剧《笑傲江湖》 刘露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1】岳灵珊大喜,转头向父亲道:“爹,是他自愿叫我师姊的,可不是我强逼他。”岳不群笑道:“人家刚入我门下,你就说到‘强逼’两字。他只道我门下个个似你一般,以大压小,岂不吓坏了他?”说得众弟子都笑了起来。

【2】岳灵珊道:“爹,大师哥躲在这地方养伤,又给余沧海那臭道士打了一掌,只怕十分凶险,快去瞧瞧他。”岳不群双眉微蹙,摇了摇头,道:“根明、戴子,你二人去把大师哥抬出来。”高根明和施戴子齐声应诺,从窗口跃入房中,但随即听到他二人说道:“师父,大师哥不在这里,房里没人。”

【3】岳灵珊道:“我也去瞧瞧。”岳不群反手抓住她的手臂,道:“胡闹!

【4】这种地方你去不得。”岳灵珊急得几乎要哭出声来,道:“可是……可是大师哥身受重伤……只怕他有性命危险。”岳不群低声道:“不用担心,他敷了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胶’,死不了。”岳灵珊又惊又喜,道:“爹,你……你怎么知道?”岳不群道:“低声,别多嘴!”

【5】令狐冲心下暗笑:“毕竟她是个小姑娘,也上了我这个当。”他自幼和岳灵珊相伴,岳灵珊时时使小性儿,生了气不理他,千哄万哄,总是哄不好,不论跟她说甚么,她都不瞅不睬,令狐冲便装模作样,引起她的好奇,反过来相问。仪琳一生从未和人闹过别扭,自是一试便灵,落入了他的圈套。令狐冲又是长叹一声,转过了头不语。

【6】此言一出,群雄又群相耸动,尤其华山派、恒山派以及青城派诸人,更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华山派的岳灵珊忍不住问道:“刘师叔,我大师哥在哪里?真的是……是那位姓曲的……姓曲的前辈救了他性命么?”

【7】岳不群长叹一声,走到了天门道人身侧。劳德诺、岳灵珊、陆大有等也都随着过去。

【8】陆大有一见令狐冲,也不及先叫师父,冲上去就一把抱住,大叫大嚷,喜悦无限。跟着三弟子梁发和四弟子施戴子先后进庙。又过了一盏茶功夫,七弟子陶钧、八弟子英白罗、岳不群之女岳灵珊、以及方入门的林平之一同到来。

【9】岳灵珊见到令狐冲无恙,本是惊喜不胜,但见林平之如此伤痛,却也不便即向令狐冲说甚么喜欢的话,走近身去,在他右手上轻轻一握,低声道:“你……你没事么?”令狐冲道:“没事!”

【10】这几日来,岳灵珊为大师哥担足了心事,此刻乍然相逢,数日来积蓄的激动再也难以抑制,突然拉住他衣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11】令狐冲轻轻拍她肩头,低声道:“小师妹,怎么啦?有谁欺侮你了,我去给你出气!”岳灵珊不答,只是哭泣,哭了一会,心中舒畅,拉起令狐冲的衣袖来擦了擦眼泪,道:“你没死,你没死!”令狐冲摇头道:“我没死!”

【12】岳灵珊道:“听说你又给青城派那余沧海打了一掌,这人的摧心掌杀人不见血,我亲眼见他杀过不少人,只吓得我……吓得我……”想起这几日中柔肠百结,心神煎熬之苦,忍不住眼泪簌籁的流下。

【13】岳灵珊泪眼模糊的瞧着令狐冲,只见他容颜憔悴,更无半点血色,心下甚为怜惜,说道:“大师哥,你这次……你这次受伤可真不轻,回山后可须得好好将养才是。”

【14】岳灵珊道:“林师弟,此事可说由我身上起祸,你将来报仇,做师姊的决不会袖手。”林平之躬身道:“多谢师姊。”

【15】不一日到了华山玉女峰下。林震甫夫妇的棺木暂厝在峰侧的小庙之中,再行择日安葬。高明根和陆大有先行上峰报讯,华山派其余二十多名弟子都迎下峰来,拜见师父。林平之见这些弟子年纪大的已过三旬,年幼的不过十五六岁,其中有六名女弟子,一见到岳灵珊,便都咭咭咯咯的说个不休。劳德诺替林平之一一引见。华山派规矩以入门先后为序,因此就算是年纪最幼的舒奇,林平之也得称他一声师兄。只有岳灵珊是例外,她是岳不群的女儿,无法列入门徒之序,只好按年纪称呼:比她大的叫她师妹。她本来比林平之小着好几岁,但一定争着要做师姊,岳不群既不阻止,林平之便以“师姊”相称。

【16】一个中年美妇缓步走近,岳灵珊飞奔着过去,扑入她的怀中,叫道:“妈,我又多了个师弟。”一面笑,一面伸手指着林平之。

【17】一行人走进岳不群所居的“有所不为轩”中,互道别来的种种遭遇。六个女弟子听岳灵珊述说在福州与衡山所见,大感艳羡。陆大有则向众师弟大吹大师哥如何力斗田伯光,如何手刃罗人杰,加油添酱,倒似田伯光被大师哥打败、而不是大师哥给他打得一败涂地一般。众人吃过点心,喝了茶,岳夫人便要令狐冲比划田伯光的刀法,又问他如何拆解。

【18】令狐冲脸上一红,微笑道:“那时在山洞外相斗,恒山派那位师妹已经走了,弟子心无牵挂,便跟田伯光这厮全力相拚。哪知斗不多久,他便使出快刀刀法来。弟子只挡了两招,心中便暗暗叫苦:‘此番性命休矣!’当即哈哈大笑。田伯光收刀不发,问道:‘有甚么好笑!你挡得了我这“飞沙走石”十三式刀法么?’弟子笑道,‘原来大名鼎鼎的田伯光,竟然是我华山派的弃徒,料想不到,当真料想不到!是了,定然你操守恶劣,给本派逐出了门墙。’田伯光道:‘甚么华山派弃徒,胡说八道。田某武功另成一家,跟你华山派有个屁相干?’弟子笑道:‘你这路刀法,共有一十三式,是不是?甚么“飞沙走石”,自己胡乱安上个好听名称。我便曾经见师父和师娘拆解过。那是我师娘在绣花时触机想出来的,我华山有座玉女峰,你听见过没有?’田伯光道:‘华山有玉女峰,谁不知道,那又怎样?’我说:‘我师娘创的剑法,叫做:‘玉女金针十三剑”,其中一招“穿针引线”,一招“天衣无缝”,一招“夜绣鸳鸯”。’弟子一面说,一面屈指计数,继续说道:‘是了,你刚才那两招刀法,是从我师娘所创的第八招“织女穿梭”中化出来的。你这样雄赳赳的一个大汉,却学我师娘娇怯怯的模样,好似那如花如玉的天上织女,坐在布机旁织布,玉手纤纤,将梭子从这边掷过去,又从那边掷过来,千娇百媚,岂不令人好笑………’”他一番话没说完,岳灵珊和一众女弟子部已格格格的笑了起来。

【19】岳灵珊插口道:“这等无耻恶贼,谁希罕他来佩服了?戏弄他一番,原是活该。”令狐冲道:“但瞧他当时情景,我若不将这套杜撰的‘玉女金针剑’试演一番,立时便有性命之忧,只得依着他的刀法,胡乱加上些扭扭捏捏的花招,演了出来。”岳灵珊笑道:”你这些扭扭捏捏的花招,可使得像不像,”令狐冲笑道:“平时瞧你使剑使得多了,又怎有不像之理?”岳灵珊道:“啊,你笑人家使剑扭扭捏捏,我三天不睬你。”

【20】岳夫人一直沉吟不语,这时才道:“珊儿,你将佩剑给大师哥。”岳灵珊拔出长剑,倒转了剑把,交给令狐冲,笑道:“妈要瞧你扭扭捏捏使剑的那副鬼模样。”岳夫人道:“冲儿,别理珊儿胡闹,当时你是怎生使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