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大全>左冷禅

左冷禅

左冷禅

左冷禅,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嵩山派掌门,五岳剑派盟主。虽然自称武林正道,但其人及其门派弟子所作所为与禽兽无异,实为武林同道所不齿。为人武功高强,颇有城府,机关算尽设计五岳并派,却为岳不群做嫁妆,后在华山思过崖死于令狐冲之手。

左冷禅 左盟主

左冷禅,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嵩山派掌门,五岳剑派盟主。虽然自称武林正道,但其人及其门派弟子所作所为与禽兽无异,实为武林同道所不齿。为人武功高强,颇有城府,机关算尽设计五岳并派,却为岳不群做嫁妆,后在华山思过崖死于令狐冲之手。
金庸武侠小说人物
左盟主
姓名 左冷禅
门派 嵩山派掌门
徒弟 史登达
狄修
劳德诺
家庭 左挺 (子)
武功
内功 寒冰真气
绝技 寒冰神掌
大嵩阳神掌
快慢十七路
嵩山剑法
兵器

左冷禅,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反派角色之一。

嵩山派掌门兼五岳剑派盟主,武功极强,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

生平

左冷禅同时亦是整理“嵩山派十七路剑法”的大功臣,剑术高明不在掌法之下。他派劳德诺到华山派当卧底,有一统五岳剑派,消灭日月神教,成为武林霸主的野心。为统一五岳剑派,不惜派人对付或收买其余四派,是不折不扣的真小人。在少林寺的三战中,他被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点为“最不佩服的第一人”。

关于左冷禅意欲统一五岳剑派,虽当中三派掌门人皆不同意(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衡山派掌门莫大、恒山派掌门令狐冲均反对并派),但仍威逼利诱,招集五派于嵩山比武。原本逼退三大派,最后在封禅台上与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决斗,但是自己修练的是岳不群特地让劳德诺盗走所伪造的《辟邪剑法》,不敌对方使出真正的《辟邪剑法》,最后被岳不群击败,双眼也刺伤失明。此时任盈盈已看出岳不群和东方不败的武功是一路的,并推测岳不群杀害定闲、定逸两位师太,左冷禅再次派遣劳德诺,成功拉拢了习得辟邪剑法的林平之。

最后左冷禅在华山思过崖石壁后洞中亡于令狐冲剑下。

被认为是“真小人”的代表,与书中另一反派角色“伪君子”岳不群常作对比。后记内,金庸说,在连载笑傲江湖时,在东南亚都有连载。当时,越南国会甚至彼此称对方是岳不群(伪君子)、左冷禅(企图建立霸权者),足见金庸在设计左冷禅角色时的定位。

武功

寒冰真气
至阴至寒的内力。
寒冰神掌
是以“寒冰真气”推动的冰寒澈骨的掌力。
大嵩阳神掌
大开大阔,气势非凡,掌力惊人。
快慢十七路
妙招纷着,层出不穷。
大阴阳手
一阴一阳,阴阳双掌掌力同时着体,威力强大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1人物经历

左冷禅是嵩山派掌门兼五岳剑派盟主。当年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十长老两度会战华山,五派好手死伤殆尽,五派剑法的许多精艺绝招,随五派高手而逝。左冷禅汇集本派残存的耆宿,将各人所记得的剑招,不论精粗,尽数录了下来,汇成一部剑谱。这数十年来,他去芜存菁,将本派剑法中种种不够狠辣的招数,不够堂皇的姿式,一一修改,使得本派一十七路剑招完美无缺。他虽未创设新的剑路,却算得是整理嵩山剑法的大功臣。

左冷禅执掌嵩山派以后,搜罗大量黑道高手,派劳德诺到华山派当卧底,有一统五岳剑派,消灭日月神教,成为武林霸主的野心。

为统一五岳剑派,左冷禅不断派人人对付或收买其余四派,先派费彬、 陆柏等以勾结日月神教长老曲洋为名,灭衡山派刘正风满门,接着寻找剑宗后人封不平、丛不弃、成不忧,挑起华山派昔日剑宗气宗之争,又在铁枪庙派出杀手伏击华山派,欲逼迫岳不群让出华山派掌门之位。 

紧接着,又派出赵四海、司马德、张敬超等在龙泉袭击恒山派,幸得令狐冲相救,才使得恒山派避免灭顶之灾。

在少林寺的三战中,他被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点为“最不佩服的第一人”。左冷禅曾与任我行曾有一战,因不敌任我行吸星大法,因而苦修寒冰真气,因而在少林寺三战时,用计谋击败任我行。 

关于左冷禅意欲统一五岳剑派,虽当中三派掌门人皆不同意(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衡山派掌门莫大、恒山派掌门令狐冲均反对并派),但仍威逼利诱,招集五派与嵩山比武,并派出青海一枭杀死天门道人。 

原本逼退三大派,最后在封禅台上与岳不群决斗,被对方使出的辟邪剑法击败,而且被绣花针弄至失明。此时任盈盈已看出岳不群和东方不败的武功是一路的,并推测岳不群杀害定闲、定逸两位师太。五岳并派后,左冷禅再次派遣劳德诺,成功拉拢了习得辟邪剑法的林平之。

后来,左冷禅与林平之设下计谋,在华山思过崖石壁后洞中驱使十五名瞎子高手把五岳剑派的高手尽数杀戮,最后与令狐冲战斗,死在他的剑下。 

2武功绝学

左冷禅武功极高,在《笑傲江湖》中号称”正教三大高手之一“(此称号出自《笑傲江湖第十七章三战》)。

左冷禅于武功方面有三大特长,分别是内功、掌法、剑术,恰与任我行针锋相对。

大嵩阳神掌

嵩山派嫡传掌法,以变化繁复、出手迅捷见称。

《三战》一役,左冷禅仗此掌法与任我行一较高下,却因为招式太过繁复,不及任我行的掌法大巧若拙,终于败阵。 

十七路嵩山剑法

嵩山剑法气象森严,端严雄伟,以气势雄伟见长,便似千军万马奔驰而来,长枪大戟,黄沙千里。

万岳朝宗:下长剑一立,举剑过顶,弯腰躬身,是嫡系正宗的嵩山剑法。嵩山弟子和本派长辈拆招,必须先使此招,意思说并非敢和前辈动手,只是说你老人家指教。

千古人龙:清隽古朴。

开门见山:左手向外一分,右手长剑向右掠出。

天外玉龙;长剑自左而右急削过去,奔腾矫夭,气势雄浑。

自从数十年前日月教十大神魔攻击华山思过崖后,嵩山派剑法逐步失佚,左冷禅以个人威望,招聚嵩山派残余耆宿,不论精粗尽数收录,然后去芜存菁,改良创制出完美无缺的十七路嵩山剑法, 分为「内八路,外九路」、一十七路长短、快慢各路剑法。

无名内功

左冷禅为克制任我行的「吸星大法」自创的两套内功之一。

寒冰真气要旨在于冰封对手取胜,无名内功却可以将内力隐藏起来,不让对方吸到一丝一毫。

《三战》一役,左冷禅仗此功法,令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无法生效。 

寒冰真气

左冷禅为克制任我行的吸星大法,耗费十数年苦功,苦修至阴至寒的寒冰真气,是一股冷入骨髓的寒气,散发出来的寒气远比冰雪寒冷,初时使人全身战栗,牙关震得格格作响,最后全身冻结为冰。

《三战》一役,左冷禅以寒冰真气注入任我行的天池穴,取得胜利。 

寒冰神掌

左冷禅于《笑傲江湖三十四章夺帅》一役所施展的掌法。

此掌法以寒冰真气为根基,掌力至阴至寒,招式宏大广披,教人避无可避。

岳不群恃仗紫霞功修为亦仅能接下两掌,但第三掌时已被逼以毒针暗算左冷禅,此掌法威力可见一斑。 

3人物评价

金庸:《笑傲江湖》在《明报》连载之时,西贡的中文报、越文报和法文报有二十一家同时连载。南越国会中辩论之时,常有议员指责对方是“岳不群”(伪君子)或“左冷禅”(企图建立霸权者)。 

倪匡:《笑傲江湖》全书,是对一种压制人类真性情的约束规范的反抗,而且极成功地指出,借“道德幌子”做不堪的事,泯灭人性,这些人好话说尽,坏事做尽,如岳不群,若左冷禅。 

4性格特征

左冷禅野心勃勃。为了成为武林霸主,左冷禅布下庞大而长远的阴谋,包括多年前便秘密派弟子劳德诺投身华 山派,作为卧底。华山派有卧底,其他各派自然都有。此外,他在每一派之中兴起分裂,协 助服从他的一边夺权,例如华山派上代有剑宗、气宗之分,他就怂恿落败而被逐出派的剑宗传人,到华山向岳不群挑战。对其他派别,他当然也利用了相类的手段。对于坚决不肯臣服于他的人,左冷禅采用的是杀戮手段,或借名目明杀,加以结交邪派 为名目,屠杀刘正风全家;或是乔装暗杀,例如蒙面拦途攻击岳不群夫妇及华山弟子;例如 假扮魔教教众,在二十八铺布下埋伏,月夜携杀恒山弟子,使定静师太力战而死。后来在铸剑谷围攻定闲、定逸及恒山弟子,则是由乔装斗至露出真面目。

总之,不能暗谋,便是明攻,务要得手,左冷禅是个不择手段向目标迈进的人。但他终于在心计阴谋上棋差一着,输了给岳不群,封禅台上,他的假“辟邪剑谱”敌不过岳不群的真辟邪剑谱,惨然落败,落得为他人作嫁。不过,左冷禅不愧是左冷禅,他惊怒一瞬即逝,虽败也极力保持风度。而且,他始终不心死,仍图谋他日卷土重来。左冷禅是个可怕亦是可悯的人物。 

5影视形象

1978年香港邵氏《笑傲江湖》:井淼饰演左冷禅;

1984年TVB版《笑傲江湖》:杨泽霖饰演左冷禅;

1985年台湾台视版《笑傲江湖》:荆国忠饰演左冷禅;

1990年许冠杰版《笑傲江湖》:元华饰演左冷禅;

1996年TVB版《笑傲江湖》:陈鸿烈饰演左冷禅;

2000年台湾中视版《笑傲江湖》:顾冠忠饰演左冷禅;

2000年新加坡版《笑傲江湖》:李海杰饰演左冷禅;

2001年央视版《笑傲江湖》:涂门饰演左冷禅;

2013年于正版《笑傲江湖》:胡东饰演左冷禅。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1】刘正风识得此人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第四师弟费彬,一套大嵩阳手武林中赫赫有名,瞧情形嵩山派今日前来对付自己的,不仅第二代弟子而已。

【2】众弟子都是一凛。嵩山派乃五岳剑派之首,嵩山掌门左冷禅更是当今武林中了不起的人物,武功固然出神入化,为人尤富机智,机变百出,江湖上一提到“左盟主”三字,无不惕然。武林中说到评理,可并非单是“评”一“评”就算了事,一言不合,往往继之以动武。众弟子均想:“师父武功虽高,未必是左盟主的对手,何况嵩山派左盟主的师弟共有十余人之多,武林中号称‘嵩山十三太保”,大嵩阳手费彬虽然逝世,也还剩下一十二人。这一十二人,无一不是武功卓绝的高手,决非华山派的第二代弟子所能对敌。

【3】丁施二人听他既捧江南四友,又大大的捧了自己二人,也是甚为高兴,陪他哈哈哈的笑了几声,见这秃头胖子虽然面目可憎,但言谈举止,颇具器度,确然不是寻常人物,他既是左冷禅的师叔,武功自必不低,心下也多了几分敬意。

【4】有些弟子已死数日,有的尸体还远在数十丈外。众弟子搬移同门尸身之时,无不痛骂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居心险恶,手段毒辣。

【5】令狐冲见莫大先生形貌落拓,衣饰寒酸,哪里像是一位威震江湖的一派掌门?偶尔眼光一扫,锋锐如刀,但这霸悍之色一露即隐,又成为一个久困风尘的潦倒汉子,心想:“恒山掌门定闲师太慈祥平和,泰山掌门天门道长威严厚重,嵩山掌门左冷禅阴鸳险刻,我恩师是位彬彬君子,这位莫师伯外表猥琐平庸,似是个市井小人。但五岳剑派的五位掌门人,其实个个是十分深沉多智之人。我令狐冲草包一个,可和他们差得远了。”

【6】莫大先生静静听完,瞪着酒壶呆呆出神,过了半晌,才道:“左冷禅意欲吞并四派,联成一个大派,企图和少林、武当两大宗派鼎足而三,分庭抗礼。他这密谋由来已久,虽然深藏不露,我却早已瞧出了些端倪。操他奶奶的,他不许我刘师弟金盆洗手,暗助华山剑宗去和岳先生争夺掌门之位,归根结底,都是为此。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对恒山派明目张胆的下手。”

【7】莫大先生点头道;“不错。他下一步棋子,当是去对付泰山派天门道长了。哼,魔教虽毒,却也未必毒得过左冷禅。令狐兄弟,你现下已不在华山派门下,闲云野鹤,无拘无束,也不必管他甚么正教魔教。我劝你和尚倒也不必做,也不用为此伤心,尽管去将那位任大小姐救了出来,娶她为妻便是。

【8】却听任我行道:“这位左大掌门,咱们以前是会过的。左师傅,近年来你的‘大嵩阳神掌’又精进不少了罢?”令狐冲又是微微一惊:“原来嵩山派掌门左师伯也到了。”只听一个冷峻的声音道:“听说任先生为属下所困,蛰居多年,此番复出,实是可喜可贺。在下的‘大嵩阳神掌’已有十多年未用,只怕倒有一半忘记了。”任我行笑道:“江湖上那可寂寞得很啊。老夫一隐,就没一人能和左兄对掌,可叹啊可叹。”左冷禅道:“江湖上武功与任先生相埒的,数亦不少,只是如方证大师、冲虚道长这些有德之士,决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教训在下就是了。”任我行道:“很好。几时有空,要再试试你的新招。”左冷禅道:“自当奉陪。”听他二人对答;显然以前曾有一场剧斗,谁胜谁败,从言语中却听不出来。

【9】左冷禅尚未答话,任我行抢着道:“人是我杀的。为甚么你去问旁人该当如何,却不来问我?听你口气,你们似是恃着人多,想把我三人杀来抵命,是也不是?”

【10】令狐冲听下面呼吸之声,方证等一行共有十人,除了方证大师、师父、师娘、冲虚道长、左冷禅、天门道长,余沧海,此外尚有三人,这声音洪亮之人,便不知是谁。

【11】任我行道:“不用客气。”转头向左冷禅道:“左大掌门,你倒不必脸上含笑,肚里生气,你虽不属我佩服之列,但在我不佩服的三个半高人之中,阁下却居其首。”左冷禅笑道:“在下受宠若惊。”任我行道:”你武功了得,心计也深,很合老夫的脾胃。你想合并五岳剑派,要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才高志大,也算了不起。可是你鬼鬼祟祟,安排下种种阴谋诡计,不是英雄豪杰的行径,可教人十分的不佩服。”

【12】左冷禅道:”在下所不佩服的当世三个半高人之中,阁下却只算得半个。”

【13】左冷禅哼了一声,冷笑道:“阁下东拉西扯,是在拖延时辰呢,还是在等救兵?”

【14】左冷禅道:“阁下来到少林,戕害良善,今日再想全身而退,可太把我们这些人不放在眼里了。你说我们倚多为胜也好,不讲武林规矩也好,你杀了我嵩山派门下弟子,眼放着左冷禅在此,今日要领教阁下高招。”

【15】左冷禅冷冷的道:“我们这里十个人,拦你或许拦不住,要杀你女儿,却也不难。”

【16】令狐冲心中怦怦乱跳,知道左冷禅所言确是实情,下面十人中,虽不知余下三人是谁,但料想也必与方证、冲虚等身分相若,不是一派掌门,便是绝顶高手。任我行武功再强,最多不过全身而退。向问天是否能够保命脱困,已是难言,盈盈是更加没指望了。

【17】他一提到各人的眷属,左冷禅、解帮主等无不凛然,情知此人言下无虚,众人拦他是拦不住的,若是杀了他的女儿,他必以毒辣手段相报,自己至亲至爱之人,只怕个个难逃他的毒手,思之不寒而栗。一时殿中鸦雀无声,人人脸上变色。

【18】左冷禅道:“方丈大师是主,他是非下场不可的。老夫的武功搁下了十几年,也想试上一试。至于第三场吗?这场赌赛既是冲虚道长的主意,他终不成袖手旁观,出个难题让人家顶缸?只好让他的太极剑法露上一露了。”

【19】岳不群等一齐称是。方证大师、冲虚道人、左冷禅三人是正教中的三大高手,任谁一人的武功都不见得会在任我行之下,比之向问天只怕尚可稍胜半筹,三战两胜,赢面占了七八成,甚至三战三胜,也是五五之数。各人所担心的,只是怕擒不住任我行,给他逃下山去,以阴险毒辣手段戕害各人的家人弟子,只要是正大光明决战,那就无所畏惧了。

【20】左冷禅道:“任兄,今日你们势孤力单,处在下风。别说我们这里十个人,已比你方多了三倍有余,方丈大师一个号令出去,单是少林派一等一的高手,便有二三十位,其余各派好手还不计在内。”任我行道:“因此你们要倚多为胜。”左冷掸道:“不错,正是要倚多为胜。”任我行道:“不要脸之至。”左冷禅道:“无故杀人,才不要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