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大全>程维藩

程维藩

程维藩

程维藩,松魁之师爷,吴之荣向松魁报告明史案之时,程维藩一力挽救,帮庄允城出谋划策,使吴之荣的奸计未得逞,后因明史案牵连,被凌迟处死

程维藩,松魁之师爷,吴之荣向松魁报告明史案之时,程维藩一力挽救,帮庄允城出谋划策,使吴之荣的奸计未得逞,后因明史案牵连,被凌迟处死

1人物出处

程维藩--鹿鼎记人物。

2原文文摘

吴之荣所料不错。那一日,吴之荣将禀帖送入巡抚衙门,那接帖的乃是幕府师爷,幕府师爷接帖一看,不免全身惊出了一身冷汗,知道此事牵连重大之极,拿着禀帖的手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这师爷姓程,名维藩,乃浙江湖州人。明清两朝,官府的幕僚十之八九是绍兴、湖州两地人,两地幕友互为党援,结成一帮。

在清代的政治体制中幕友是极其特殊的阶层。他们多是读书人出身,只因不得以身出仕而只好佐人为治。所谓“作幕实在不得已,读书只为稻粱谋”是也。作为有特殊身份的人,幕友有几个特点:第一,幕友不是国家官吏,而是官员的私人师友和幕客,非在官之人而理在官之事,以布衣入幕府;第二,幕友是主官私人名义聘请的顾问和帮办,接受主人赠予的束樇,没有品秩奉禄;第三,官与幕不是上下级僚属关系,而是宾友关系,来去自由;第四,幕友学有专长,特别是官员所不擅长的刑名律例、钱粮会计、文书案牍,幕友以自已的专业知识服务于官府;第五,幕友与胥吏的性质不同,胥吏是衙门的“工作人员”,而幕友是主官的宾客,因而更能得到主官的信任,幕友在衙门中的声望也比胥吏高得多,还代主官察核胥吏。可见,幕友的身份是“佐官为治”,但实际作用是“代官出治”。清朝社会动乱,需要许多的辅助人员,于是给幕友造成了很好的发展机会。清代浙江湖州、绍兴一带很多读书人都作幕佐治,云游天下。官府中所有公文,均由师爷手拟,大家既是同乡,下级官员的公文呈送到上级衙门去,也就不易遇到挑剔批驳。所以大小新官上任,最要紧的便是重金聘请一位或湖或绍的师爷。明清两朝,湖州、绍兴人做大官的人并不多,却操纵了中国庶政数百年之久,却也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项奇迹。那程维藩心性忠厚,信奉“公门之中好修行”这句名言。其意是说官府手操百姓生杀大权,师爷拟稿之中略重,便能令百姓家破人亡,稍加开脱,便可使之死里逃生,因之在公门中救人,比之在寺庙中修行效力更大。庄允诚乃湖州富豪,程维藩又岂会不知,他见明史一案倘若酿成大狱,苏南浙北太湖之滨不知将有多少人丧生破家,多少名士遭朝廷毒手,此事非同小可,况且书中许多修编人员是他敬慕或熟悉的人。当即收起帖子,向抚台朱昌柞随便扯了个由头,便星夜坐船,来到湖洲南浔镇上,将此事告诉庄允诚。

庄允诚经上次陈永命勒索后,已将湖州各府衙贿赂个遍,心里便想着再不会有事,没料想,吴之荣这小人得了金叶还想着升官,恩将仇报,竟将《明史辑略》一书告到了巡抚衙门,直唬得庄允诚清风脚软跌跟头,明月腰酥打骸垢;愁促眉间,闷添心头。当即便双膝跪地,向程维藩叩谢大恩,然后向他问计。程维藩从杭州坐船到南浔之时,心里便已反覆推考过,见庄允诚发问,便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为今之计只有多花些银两,我再从中替你周璇,有道是:火到猪头烂,钱到事自办。”当即,程维藩又教了庄允诚不少关节,某某官府处应送礼若干,某某衙门处应如何疏通,庄允诚一一受教,并感谢不已。

待庄允诚将浙江各处衙门打点遍了,程维藩才将吴之荣的禀帖送给浙江巡抚朱昌柞,并说这投禀者乃是因赃已革知县,似有挟怨吹求之嫌,请府台大人详查。这朱昌柞因已收了庄允诚重贿,受人钱财,便与人消灾,于是便将吴之荣告帖置之一边,不予受理。

活该吴之荣倒霉,见禀帖送出后,迟迟不见抚台大人召见,便同巡抚衙门门房吵闹了起来,待遭一顿暴打方有所醒悟。若是一般人家,早被吴之荣扳倒,可庄家偏偏是个巨室富家。

回到客店,养了十余日,庄允诚所赠金叶兑换的银子也已即将用尽,而这场告发却没半点结果。棒疮一好,吴之荣脑子便又翻腾开了,思来想去,猛然想到一处衙门,那便是不在巡抚统辖之下的步军统领衙门。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1】这幕客姓程,名维藩,浙江绍兴人氏。明清两朝,官府的幕僚十之八九是绍兴人,所以“师爷”二字之上,往往冠以“绍兴”,称为“绍兴师爷”。这些师爷先跟同乡先辈学到一套秘诀,此后办理刑名钱谷,处事便十分老到。官府中所有公文,均由师爷手拟,大家既是同乡,下级官员的公文呈到上级衙门去,也就不易遇到挑剔批驳。因此大小新官上任,最要紧的便是重金礼聘一位绍兴师爷。明清两朝,绍兴人做大官的并不多,却操纵了中国庶政达数百年之久,也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项奇迹。那程维藩宅心忠厚,信奉“公门之中好修行”这句名言。那是说官府手操百姓生杀大权,师爷拟稿之际几字略重,便能令百姓家破人亡,稍加开脱,即可使之死里逃生,因之在公门中救人,比之在寺庙中修行效力更大。他见这明史一案倘若酿成大狱,苏南浙西不知将有多少人丧身破家,当即向将军告了几天假,星夜坐船,来到湖州南浔镇上,将此事告知庄允城。庄允城陡然大祸临头,自是魂飞天外,登时吓得全身瘫软,口涎直流,不知如何是好,过了良久,这才站起身来,双膝跪地,向程维藩叩谢大恩,然后向他问计。程维藩从杭州坐船到南浔之时,反复推考,已思得良策,心想这部《明书辑略》流传已久,隐瞒是瞒不了的,唯有施一个釜底抽薪之计,一面派人前赴各地书铺,将这部书尽数收购回来销毁,一面赶开夜工,另镌新版,删除所有讳忌之处,重印新书,行销于外。官府追究之时,将新版明史拿来一查,发觉吴之荣所告不实,便可消弭一场横祸了。当下便将此计说了出来。庄允城惊喜交集,连连叩头道谢。程维藩又教了他不少关节,某某官府处应送礼若干,某某衙门处应如何疏通,庄允城一一受教。

【2】程维藩回到杭州,隔了半个多月,才将原书及吴之荣的禀帖移送浙江巡抚朱昌祚,轻描淡写的批了几个字,说道投禀者是因赃已革知县,似有挟怨吹求之嫌,请抚台大人详查。

【3】不料在京中等不到一个月,三处衙门先后驳复下来,都称细查庄廷鑨所著《明书辑略》一书,内容并无违禁犯例,该革职知县吴之荣所告,并非实情,显系挟嫌诬告,至于贿赂官员云云,更系捕风捉影之辞。那通政司的批驳更是严厉,说道:“该吴之荣以贪墨被革,遂以天下清官,皆如彼之贪。”原来庄允城受了程维藩之教,早将新版明史送到了礼部、都察院、通政司三处衙门,有关官吏师爷,也早已送了厚礼打点。

【4】到得杭州后,自运河折而向北,这晚在杭州城外听到消息,清廷已因此案而处决了不少官员百姓:庄廷鑨已死,开棺戮尸;庄允城在狱中不堪虐待而死;庄家全家数十口,十五岁以上的尽数处斩,妻女发配沈阳,给满洲旗兵为奴。前礼部侍郎李令晰为该书作序,凌迟处死,四子处斩。李令晰的幼子刚满十六岁,法司见杀得人多,心肠软了,命他减供一岁,按照清律,十五岁以下者得免死充军。那少年道:“我爹爹哥哥都死了,我也不愿独生。”终于不肯易供,一并处斩。松魁、朱昌祚入狱候审,幕客程维藩凌迟弃市。归安、乌程的两名学官处斩。因此案牵连,冤枉而死的人亦是不计其数。

【5】三少奶又道:“你瞧得仔细些,这里供的英灵,当年你都认得的。”吴之荣凝目向灵牌上的名字瞧去,只见一块块灵牌上写的名字是庄允城、庄廷、李令晰、程维藩、李焕、王兆桢、茅元锡……一百多块灵牌上的名字,个个是因自己举报告密、为《明史》一案而被朝廷处死的。吴之荣只看得八九个名字,已然魂飞天外。他舌头被割,流血不止,本已三成中死了二成,这时全身一软,坐倒在地,扑簌簌的抖个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