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大全>蔡德忠

蔡德忠

蔡德忠

蔡德忠,乳名顺祥,福建云霄县下河村人。明末清初的反清复明爱国组织洪门的创始人之一。家境贫寒,自幼与胞兄顺正随父母苦事农耕,常遭乡里豪强欺凌。少年时期,便离家投奔南少林寺学艺。初入寺时,被安排在膳房当伙夫,每当夜间闲时,常取厨柜中的桂圆干果含食并喷吐核籽。数年之后,竟能口含铁丸喷射目标,不但百发百中,而且力度极强,能远距离穿入人体,堪称一绝。与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等被后人称为“洪门前五祖”(又称少林五祖)。

蔡德忠,乳名顺祥,福建云霄县下河村人。明末清初的反清复明爱国组织洪门的创始人之一。家境贫寒,自幼与胞兄顺正随父母苦事农耕,常遭乡里豪强欺凌。少年时期,便离家投奔南少林寺学艺。初入寺时,被安排在膳房当伙夫,每当夜间闲时,常取厨柜中的桂圆干果含食并喷吐核籽。数年之后,竟能口含铁丸喷射目标,不但百发百中,而且力度极强,能远距离穿入人体,堪称一绝。与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等被后人称为“洪门前五祖”(又称少林五祖)。

生平经历

因南少林寺僧众参与反清复明活动,触犯清廷。康熙十三年(1674年)七月二十五日夜,清兵围剿南少林寺,放火焚烧寺庙,屠杀寺僧。(另有一种说法: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等五人,师从南少林下院铜山苦菜寺道宗禅师习武。康熙三年,清兵焚毁寺院。)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胡德帝、李式开等五人,凭着精湛的武功杀出重围,逃至云霄高溪“灵著王庙”暂住,暗中组织力量,伺机开展反清复明活动,成为天地会早期的组织和领导者,因此被后人称为“洪门前五祖”。

后来,马超兴在高溪庙山后岳坑村结识了一位叫朱垂裕的老农,成为挚友。朱垂裕协助马超兴在附近的大臣山西北麓虹岭建造一座佛寺,取名“雪云寺”,后改为“应石寺”,俗称下城树洞岩。马超兴入主该寺后,做了许多扶贫济困,惩恶除暴的好事。至今犹存的应石寺中依然供奉着马超兴和朱垂裕的塑像。另有胡德帝、李式开二人则在云霄马铺乡山区的“博泗古”村设馆传艺,广授门徒,后因李式开与师兄不睦,就独自到广东南部摆擂炫武,设馆传徒,终老于广东高州。方大洪乘船欲往广东寻访师弟李式开,途中因故误了航程,方大洪在岸边望着远去的商船,急忙找来一叠瓦片,夹于腋下,施展水上轻功,飞瓦踩奔追赶商船。不料海上突起狂风,瓦又用尽,不幸沉海而殁。唯有蔡德忠一人不知其所终。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1】众人一齐上前,抱拳躬身,说道:“恭喜总舵主。”又向韦小宝拱手,纷纷道喜。各人脸色有的显得十分欢喜,有的则大为诧异,有的则似乎不敢相信。陈近南吩咐韦小宝:“见过了众位伯伯、叔叔。”韦小宝向众人磕头见礼。李力世在旁介绍:“这位是莲花堂香主蔡德忠蔡伯伯。”“这位是洪顺堂香主方大洪方伯伯。”“这位是家后堂香主马超兴马伯伯。”韦小宝在这些香主面前逐一磕头,一共引见了九个堂的香主,以后引见的便是位份和职司较次之人。

【2】莲花堂香主蔡德忠是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说道:“自来名师必出高徒。总舵主的弟子,必是一位智勇兼全的小侠,在我会中,必将建立大功。”家后堂香主马超兴又矮又胖,笑容可掬,说道:“今日和韦家小兄弟相见,也没什么见面礼。姓马的向来就会精打细算,这样罢,我和蔡香主二个,便做了小兄弟入会的接引人,就算是见面礼了。蔡兄以为如何?”蔡德忠哈哈大笑,说道:“老马打的算盘,不用说,定然是响的。这一份不用花钱的见面礼,算我一个。”众人嘻笑声中,陈近南道:“两位伯伯天大的面子,当你的接引人,快谢过了。”

【3】韦小宝道:“是!”上前磕头道谢。陈近南道:“本会的规矩,入会兄弟的言行好歹,和接引人有很大干系。我这小徒人是很机警的,就怕他灵活过了头,做事不守规矩。蔡马二位香主既做他接引人,以后也得帮我担些干系,如见到他有什么行止不端,立即出手管教,千万不可客气。”蔡德忠道:“总舵主太谦了。总舵主门下,岂有不端之士?”陈近南正色道:“我并非太谦。对这个小孩儿,我委实好生放心不下。大伙儿帮着我管教,也帮着我分担一些心事。”马超兴笑道:“管教是不敢当的。小兄弟年纪小,若有什么事不明白,大家是自己兄弟,自然是开诚布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近南点头道:“我这里先多谢了。”韦小宝心想:“我又没做坏事,师父便老是担心我做坏事。是了,他听了我对付老乌龟的手段,怕我老毛病发作,对他也会如此这般。老乌龟想害死我,又不是我师父,我才毒瞎了他眼睛。你真是我师父,教我真功夫,我怎会来作弄你?你却把话说在前头,这里许多人个个都来管教管教,我动也不能动了。”

【4】蔡德忠当下将天地会的历史和规矩简略给韦小宝说知,说道:“本会的创始祖师,便是国姓爷,原姓郑,大名上成下功。当初国姓爷率领义师,进攻江南,围困江宁,功败垂成,在退回台湾之前,接纳总舵主的创议,设立了这个天地会。那时咱们的总舵主,便是国姓爷的军师。我和方兄弟、马兄弟、胡兄弟、李兄弟,以及青木堂的尹香主等等,都是国姓爷军中的校尉士卒。”

【5】韦小宝知道“国姓爷”便是郑成功,当年得明朝皇帝赐姓为朱,因此人们尊称他为“国姓爷”。郑成功在江浙闽粤一带声名极响,他于康熙元年去世,其时逝世未久,人人提到他时,语气之间还是十分恭敬。茅十八也曾跟他说起过的。蔡德忠又道:“咱们大军留在江南的甚多,无法都退回台湾,有些退到厦门,那也只是一小部分,因此总舵主奉国姓爷之命,留在中土,成立天地会,联络国姓爷的旧部。凡是曾随同国姓爷攻打江浙的兵将,自然都成为会中兄弟,不必由人接引,也不须察看。但若外人要入会,就得查察明白,以防有奸细混入。”

【6】韦小宝只听得眉飞色舞,问道:“那是什么?”蔡德忠道:“‘马鲁,马鲁’是鞑子话‘妈啊,妈啊’的意思,‘契胡,契胡’便是‘逃啊,逃啊’!”众人都笑了起来。

【7】这时李力世进来回报,香堂已经设好。陈近南引着众人来到后堂。韦小宝见一张板桌上供着两个灵牌,中间一个写着“大明天子之位”,侧边一个写着“大明延平郡主、招讨大将军郑之位”,板桌上供着一个猪头,一个羊头,一只鸡,一尾鱼,插着七枝香。众人一齐跪下,向灵位拜了。蔡德忠在供桌上取过一张白纸,朗声读道:“天地万有,回复大明,灭绝胡虏。吾人当同生同死,仿桃园故事,约为兄弟,姓洪名金兰,合为一家。拜天为父,拜地为母,日为兄,月为姊妹,复拜五祖及始祖万云龙为洪家之全神灵。吾人以甲寅七月二十五日丑时为生时。凡昔二京十三省,当一心同体。今朝廷王侯非王侯,将相非将相,人心动摇,即为明朝回复、胡虏剿灭之天兆。吾人当行陈近南之命令,历五湖四海,以求英雄豪杰。焚香设誓,顺天行道,恢复明朝,报仇雪耻。歃血誓盟,神明降鉴。”(按:此项誓词,根据清代传下之天地会文件记录,原文如此。)

【8】蔡德忠念罢演词,解释道:“韦兄弟,这番话中所说桃园结义的故事,你知道吗?”韦小宝道:“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蔡德忠道:“对了,你入了天地会,大家便都是兄弟了。我们和总舵主是兄弟,你拜他老人家为师,大家是你的伯伯叔叔,因此你见了我们要磕头。但从今而后,大家都是兄弟,你就不用再向我们磕头了。”韦小宝应道:“是。”心想:“那好得很。”蔡德忠道:“我们天地会,又称为洪门,洪就是明太祖的年号洪武。姓洪名金兰,就是洪门兄弟的意思。我洪门尊万云龙为始祖,那万云龙,就是国姓爷了。一来国姓爷的真姓真名,兄弟们不敢随便乱叫;二来如果给鞑子的鹰爪们听了诸多不便,所以兄弟之间,称国姓爷为万云龙。‘万’便是千千万万人,‘云龙’是云从龙。千千万万人保定大明天子,恢复我锦绣江山。韦兄弟,这是本会的机密,可不能跟会外的朋友说起,就算茅十八茅爷是你的好朋友、好兄弟,也是不能跟他说的。”韦小宝点头道:“我知道了。茅大哥挺想入咱们天地会,咱们能让他入会吗?”蔡德忠道:“日后韦兄弟可以做他的接引人,会中再派人详细查察之后,那自然也是可以的。”(按:“万云龙”到底是谁,各家说法不同。本书中关于天地会之事迹人物,未必尽与流传之记载相符,其中大半为作者之想象及创造。)

【9】蔡德忠又道:“七月二十五日丑时,是本会创立的日子时辰。本会五祖,乃是我军在江宁殉难的五位大将,第一位姓甘名辉。想当年我大军攻打江宁,我统率镇兵,奉了总舵主军师之命,埋伏在江宁西城门外,鞑子兵……”他一说到当年攻打江宁府,指手划脚,不由得越说越远。马超兴微笑插嘴:“蔡香主,攻打江宁府之事。咱们慢慢再说不迟。”

【10】蔡德忠一笑,伸手轻轻一弹自己额头,道:“对,对,一说起旧事,就是没了没完。现下我读‘三点革命诗’,我读一句,你跟着念一句。”当下读诗道:“三点暗藏革命宗,入我洪门莫通风。养成锐势从仇日,誓灭清朝一扫空。”韦小宝跟着念了。

【11】蔡德忠道:“我这洪门的洪字,其实就是我们汉人的‘汉’字。我汉人的江山给鞑子占了,没了土地,‘汉’字中去了个‘土’字,便是‘洪’字了。”当下将会中的三十六条誓词、十禁十刑、二十一条守则,都向韦小宝解释明白,大抵是忠心义气、孝顺父母、和睦乡党、兄弟一家、患难相助等等。若有泄漏机密、扳连兄弟、投降官府、奸淫掳掠、欺侮孤弱、言而无信、吞没公款等情由,轻则割耳、责打,重则大解八块,断首分尸。

【12】那前五房中,长房莲花堂该管福建,二房洪顺堂该管广东,三房家后堂该管广西,四房参太堂该管湖南、湖北,五房宏化堂该管浙江。后五房中,长房青木堂该管江苏,二房赤火堂该管贵州,三房西金堂该管四川、四房玄水堂该管云南,五房黄上堂该管中州河南。天地会为郑成功旧部所组成,主力在福建,因此莲花堂为长房,实力最强,其次为两广、两湖,更其次为浙江、江苏。(按:天地会中确有前五房、后五房十堂,蔡德忠、方大洪、马超兴等人历史上确有其人,各堂该管之地区亦大致如史书所载。此后为便于小说之叙述描写,有所更改,不再说明。)

【13】当下蔡德忠首先叙述福建的天地会会务,跟着方大洪述说广东会务。韦小宝听了一会,一来不懂,二来丝毫不感兴趣,到后来听而不闻,心中自行想象赌钱玩耍之事。

【14】林永超大声道:“拚着千刀万剐,也要扳他一扳。”蔡德忠道:“你早已扳过了,吴三桂没扳倒,却扳断了自己一只手。”

【15】林永超怒道:“你耻笑我不成?”蔡德忠自知失言,陪笑道:“我是讲笑话,林兄弟别生气。”

【16】众人想到要诛灭吴三桂全家及手下众恶,都是十分兴奋,但过不多时,大家面面相觑,心中均想:“这件事当真甚难。”蔡德忠道:“少林、武当两派人多势众,武功又高,那是一定要联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