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金庸数据库 > 门派 > 倚天屠龙记

古墓派

古墓派

古墓派,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虚构的门派。因居住古墓而得名。当年,全真教始祖王重阳举义师反抗金兵,建造了一座石墓存放军粮物资,其中机关众多。义军失败后,王重阳愤而隐居古墓,自称“活死人墓”,意思是虽生犹死,与金人不共戴天。女侠林朝英对他一往情深,叹惜他一副大好身手埋没在坟墓 之中,便使激将法将他骗出石墓,二人携手同闯江湖。但王重阳于邦国之仇难以忘怀,常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对林朝英的深情厚意装痴乔呆,林朝英以为王重阳瞧她不起,终于在终南山与他比武决胜,以巧计赢得石墓赌注。从此住在墓中,终身

古墓派,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虚构的门派。因居住古墓而得名。当年,全真教始祖王重阳举义师反抗金兵,建造了一座石墓存放军粮物资,其中机关众多。义军失败后,王重阳愤而隐居古墓,自称“活死人墓”,意思是虽生犹死,与金人不共戴天。女侠林朝英对他一往情深,叹惜他一副大好身手埋没在坟墓 之中,便使激将法将他骗出石墓,二人携手同闯江湖。但王重阳于邦国之仇难以忘怀,常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对林朝英的深情厚意装痴乔呆,林朝英以为王重阳瞧她不起,终于在终南山与他比武决胜,以巧计赢得石墓赌注。从此住在墓中,终身

古墓派
小说神雕侠侣
时代南宋
祖师林朝英
掌门林朝英
林朝英的丫鬟
小龙女
人物李莫愁
洪凌波
陆无双
杨过

古墓派,金庸笔下一个虚拟的武学门派。在《神雕侠侣》一书中,古墓派位于“活死人墓”里面,也就是终南山上,与全真教比邻。原本并未有古墓派这个名字,乃是“赤练仙子”李莫愁李师姐因不肯永居活死人古墓内而叛出师门,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堂,才开始有古墓派这个称呼。而古墓派与其他江湖上的门派比较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不超过十人。虽然如此,古墓派的名声在小龙女在大胜关上战胜蒙古国师金轮法王后,名声大传。古墓派的武功以轻功为主。

目录

  • 1 活死人墓
  • 2 古墓派武功
  • 3 玉女功养生法门
  • 4 古墓派人物

活死人墓

活死人墓是全真教的创教始祖“中神通”王重阳建造的,当时他为了对付金国,就以此墓作为放置军备武器的地方。林朝英十分爱王重阳,曾和他比试以赢得此墓,可是知道自己无法与全真教掌门人共渡余生,遂住在古墓里。

古墓派武功

小龙女之祖师林朝英将她的武学功夫传给了她的丫鬟,她的丫鬟又传给了小龙女和她的师姐李莫愁。古墓派的武学功夫以《玉女心经》最为上乘,虽然《玉女心经》仅是林朝英为克制全真武功所创,但林朝英却已将其毕生武学都融会贯通于此。在墓中有一张“寒玉床”,睡在上面可以修习内功,甚至疗伤。要练《玉女心经》的话必须两人一起练,并且要在空旷之处解开衣服修练,因为练玉女心经之时全身会散发热气且随时都有岔气走火入魔危险,因此需要两人互助合修方能顺利修炼。

古墓派武学 :

  • 玉蜂针
  • 冰魄银针
  • 玉女剑法
  • 美女拳法
  • 天罗地网势
  • 玉女心经
  • 玉女素心剑法
  • 银索金铃索法

小龙女所会武功:

  • 玉女剑法
  • 美女拳法
  • 银索金铃索法
  • 玉蜂针
  • 冰魄银针
  • 天罗地网势
  • 玉女素心剑法
  • 玉女心经

李莫愁所会武功:

  • 美女拳法
  • 冰魄银针
  • 天罗地网势
  • 赤练神掌
  • 三无三不手

杨过所会武功:

  • 玉女剑法
  • 美女拳法
  • 银索金铃索法
  • 玉蜂针
  • 天罗地网势
  • 玉女心经
  • 黯然销魂掌
  • 蛤蟆功
  • 弹指神通
  • 打狗棒法
  • 玄铁剑法
  • 解穴法
  • 狮吼功
  • 玉箫剑法

玉女功养生法门

古墓派玉女功养生修炼之“十二少,十二多”正反要诀:“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乃养生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怠,多念则精散,多欲则智损,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促,多笑则肝伤,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焦煎无宁。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

古墓派人物

  • 林朝英(祖师爷)
林朝英的丫鬟
孙婆婆
李莫愁
洪凌波
陆无双
小龙女
杨过
《倚天屠龙记》中杨姓黄衫女子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1门规

1)男子不准入古墓一步。

2)入门时须向王重阳画像吐唾沫。

3)女子须点守宫砂,并立誓一生一世都不得离墓,若有不知此门规的男子愿为己而死,则可破誓下山。

4)门人遗体均须回古墓安葬。

5)玉女功养生法门

古墓派玉女功养生修炼之“十二少,十二多”正反要诀:“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乃养生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怠,多念则精散,多欲则智损,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促,多笑则肝伤,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焦煎无宁。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

2名称由来

林朝英心念王重阳,竭尽心智,研究出了克制全真派武功的《玉女心经》。但因幻想终有一日能与意中人并肩击敌,要练到最后一章终须二人分使全真剑法和玉女剑法相互应援,分进合击。 最终二人因高傲不群的性格未能长相厮守,所以林朝英所收皆为女徒,并要她们立誓终身不出古墓,除非有一男子甘愿为其献出生命,誓言方破。 因此,此墓中人武功虽强,却未起门派名字,后因其居住古墓,李莫愁行走江湖自称师门为古墓派,江湖人便称之为“古墓派”。

3历史

古墓派几代皆为处女相传,至杨过方有男徒。此派轻功天下第一,剑法、拳法飘逸灵动,《玉女心经》更是全真教武功的克星。

林朝英(袓师婆婆)时期

“古墓派”的开山祖师林朝英是个传奇人物。《神雕侠侣》故事开始时,她早已逝去,金庸写她完全是以间接手法,让不同的人说出他们听来的有关这个人物的事迹,表现出林朝英的传奇色彩。

林朝英是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的虚构人物,在故事开始时已逝去多年。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

林朝英容貌极美,秀眉入鬓,眼角之间却隐隐带着一层杀气,与王重阳是一对冤家情侣。

林朝英不单容貌绝美,且更是一个武学奇才,其修为之高只有“天下五绝”之首“中神通”王重阳可与之匹敌。

心中恋慕王重阳,而王重阳对她也十分尊敬欣赏。但两人性格皆高傲不群,始终不愿向对方坦然表达爱意,也因为王重阳一心抗金,对于林朝英的心意虽然明了但是忧国忧民,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推脱了这段情感,以致二人不能长相厮守,各自孤独终老。

曾经使用计谋击败王重阳,逼使他在出家为道士与跟她一起在古墓中长相廝守之间作一选择。但即使这样,她也无法如愿以偿。王重阳宁愿把自己所建的古墓让给她居住,自己另在古墓不远处盖了全真观,出家为道士。

林朝英敢於主动追求,然而爱情不能勉强,实属无可奈何。

跟王重阳比试时,使巧计以手指在石上刻字而取胜,并得“活死人墓”作居所。

自此一直住在活死人墓中,与全真教作邻居。

对王重阳仍念念不忘,在墓里存放著不少嫁妆,却始终未能偿愿与之共偕连理,最後落得郁郁而终。

自创《玉女心经》以克制全真教的武功,但实际上也可与之互补。

将一身武功传授给自己的丫鬟。

因早逝而未能参与第一次华山论剑。

林朝英的丫鬟(第二代掌门)时期

原是林朝英的贴身侍女。在林朝英赢得活死人墓後,二人一直住在墓中,终身未曾复出。林朝英教授她所有的武功,二人一起修练玉女心经。林朝英练成不久後去世,而她尚未练成。

林朝英去世後, 立誓终身不离开古墓,成为第二代掌门人。一直与孙婆婆深居古墓,并教授孙婆婆部分古墓派武功。先後收养年幼的李莫愁及小龙女,传授古墓派武功。

李莫愁因按捺不住古墓的淡泊生活,不肯立终身留在古墓而将她逐出师门。後来李莫愁得罪欧阳峰,逃回终南山,於是出墓接应,中了敌人的暗算。虽然吃亏,仍接了李莫愁回来。後来欧阳峰强攻入墓,抵挡不住,险些便要放断龙石与他同归於尽,幸得在危急之际发动机关,又突然发出金针。欧阳峰猝不及防,为金针所伤,麻痒难当,乘势点了他的穴道,制得他动弹不得。欧阳峰懂得经脉逆行, 不怕点穴, 突起发难,中了他的毒手, 受了重伤。

受伤之後,搬了居室,远离寒玉床。至死都不肯说欧阳峰的名字, 希望小龙女别有报仇之念。孙婆婆问她是不是欧阳峰,她总是摇头,微笑了一下,便此断气了。遗体安葬在活死人墓的石棺中。

临死前,预计到李莫愁会强抢玉女心经,於是在古墓的机关放了玉蜂针并留信交代在小龙女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正式成为第三代掌门人。如果李莫愁不痛改前非,小龙女会以掌门身份清理门户。不过此举只增强李莫愁对玉女心经的野心, 间接促成李莫愁对小龙女和杨过的迫害。

小龙女(第三代掌门)时期

李莫愁贪念尘世,逃出古墓,为古墓派闯出名声,曾与陆展元相恋,後来陆展元移情何沅君,因而令李莫愁身心大受打击而性情大变,成为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先后收洪凌波和被她灭门的陆无双为徒, 二人没有回古墓。

杨过拜入全真派门下,但却受尽同门侮辱欺凌, 因打伤同门师兄而急忙逃走,得终南山古墓裏居住的孙婆婆救出,而孙婆婆也在与全真派冲突中,不幸被郝大通所杀,在孙婆婆的恳请下,小龙女接纳了杨过,杨过并拜小龙女为师。其後数年,杨过与小龙女同住古墓之内,与之渐生情愫。

李莫愁及洪凌波趁小龙女练玉女心经受重伤时, 进入古墓向师徒二人施袭, 欲强抢玉女心经, 折磨杨过和小龙女。小龙女放下断龙石欲与李莫愁同归於尽, 最后四人游泳离开古墓。期间, 陆无双逃脱,并带走《五毒秘传》。在途中结识了派杨过,一起逃避李莫愁的追赶。

杨过和小龙女相爱历经坎坷,终于在一起。二人在「中神通」王重阳画像前拜堂成亲, 回到古墓办婚礼, 小龙女利用林朝英的嫁妆打扮成新娘。李莫愁趁小龙女疗伤时用毒掌伤她, 又被郭芙误射冰魄银针,导致无药可救,小龙女不欲拖累夫君而於绝情谷中跳崖自尽。十六年後, 二人重遇。蒙古军围攻襄阳,杨过及小龙女两人义助郭靖和黄蓉守城,并成功救出被金轮国师掳去的郭襄,暂缓了宋朝之危十三年。

襄阳一战後,杨过及小龙女成为一对扬名天下的英雄夫妻,「神雕侠侣」的传说亦在民间广为流传。

第三次华山论剑後,杨、龙二人隐居终南山活死人墓,从此绝迹江湖。

而洪凌波和李莫愁在绝情谷中,被情花所困,洪凌波死在急着逃出的李莫愁的脚下,李莫愁为了跳出情花丛而把洪凌波当作踏板,但洪凌波死前亦拉着师父的脚使她跳不出情花丛。李莫愁於绝情谷身中情花之毒,被武氏兄弟、程英、陆无双等人围攻下,最终葬身於火海之中。

陆无双本身学得古墓派基本功,故而得杨过传授该派最上乘武学《玉女心经》,晋身一流高手之列。晚年和程英在故居嘉兴居住。

後几代《倚天屠龙记》时期

黄衫女子第一次出场就帮助丐帮後人夺回了帮主之位,然後告诉丐帮长老她先人和丐帮上代渊源甚深。少林寺的屠狮大会上,黄衫女子登场後揭破峨嵋派第四代掌门周芷若所使的「九阴白骨爪」,并且同以正宗「摧坚神爪」和周芷若激斗,最後大胜。明教教主张无忌问她的姓名,她回答了一句:「终南山後,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4传人

第一代:林朝英(掌门)

第二代:林朝英丫鬟(掌门)、孙婆婆

第三代:李莫愁、小龙女(掌门)(俩人师从林朝英丫鬟)

第四代:洪凌波、陆无双(俩人师从李莫愁)、杨过(师从小龙女)

后面几代:黄衫女子(师从小龙女杨过一派)

5活死人墓

活死人墓是全真教的创教始祖“中神通”王重阳(重阳真人)建造的,当时为对付金国,以此洞穴佯装古墓作为放置军备武器的地方以待与残部东山再起。后因北宋落末,重阳真人遂以墓穴长居,后因女侠林朝英十分爱王重阳,曾和他比试武艺,重阳真人念其情而甘愿输招让出古墓并交由林朝英及其后人居住,林朝英自知与重阳真人无缘,故与其丫鬟长居此墓穴,并称为“活死人墓”。

由于多年功夫上的较量,重阳真人后曾通过石棺下通道进入古墓,并于墓穴石棺盖内刻九阴真经于其内,盼林朝英死前可知重阳真人并非技不如人,而是有意谦让。(此处有误,在王重阳得到九阴真经之前是无法破解玉女心经的,虽然小处有成但是没有形成完整的一套武功来破解,可知王重阳在得到九阴真经之前武功不如林朝英)但古墓派中石棺中留刻,仅为部分《九阴真经》,用来破解《玉女心经》,并非完整的《九阴真经》。

6武功

捕雀功(古墓派轻功)

天罗地网势(入门掌法)

美女拳法(古墓派拳法)

玉女心经(神雕侠侣习得)

玉女素心剑法(神雕侠侣双剑合璧)

掷针术(古墓派暗器手法)

冰魄银针(暗器,李莫愁使用)

玉蜂针(暗器,神雕侠侣使用)

银索金铃索法(可打奇经八脉)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1】杨过道:“姑姑,咱们这一派叫作甚么名字?”小龙女道:“自祖师婆婆入居这活死人墓以来,从来不跟武林人物打交道,咱们这一派也没甚么名字。后来李师姊出去行走江湖,旁人说她是‘古墓派’弟子,咱们就叫‘古墓派’罢!”杨过摇头道:“古墓派,这名字不好!”他刚拜师入门,便指谪本门的名字,小龙女也不以为意,说道:“名字好不好有甚相干?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会。”

【2】小龙女道:“过儿,今日且别还手。”杨过听得背后脚步声响,接着掌风飒然,有人抓向自己后领。他在活死人墓中睡了八日寒玉床,练了八日捉麻雀,小龙女虽只授了他一些捉雀的法门,但那是古墓派轻功精萃之所在,此时身上功夫与当日小较比武时已颇有不同,当下不先不后,直等鹿清笃手掌刚要抓到,这才矮身窜出,跟着乘势伸手在他衣角上一带。鹿清笃说甚么也想不到短短数日内他轻功便已大有进境,大怒之下出手不免轻敌,急扑不中,身已前倾,再被他一带,登时立足不住,重重一交仆跌在地。

【3】杨过奇道:“我已会捉啦。”小龙女冷笑道:“哼,那就算会捉?我古墓派的功夫这么容易学会?你跟我来。”

【4】此后石室愈来愈大,麻雀只数也是愈来愈多,最后是在大厅中捕捉九九八十一只麻雀。古墓派心法确然神妙,寒玉床对修习内功又辅助奇大,只三个月工夫,八十一只麻雀杨过已能手到擒来。小龙女见他进步迅速,也觉喜欢,道:“现下咱们要到墓外去捉啦。”杨过在墓中住了三月,大是气闷,听说到墓外练功,不由得喜形于色。小龙女道:“有甚么好喜欢的?这功夫难练得紧。八十一只麻雀,一只也不能飞走了。”

【5】小龙女道:“我这套掌法叫作‘天罗地网势’,是古墓派武功的入门功夫。

【6】这日小龙女说道:“你已练成了这套掌法,再遇到那胖道士,便可毫不费力的摔他几个筋斗了。”杨过道:“若和赵志敬动手呢?”小龙女不答,心想:“瞧那赵志敬和孙婆婆动手时的身手,他若不是中了蜂毒,孙婆婆也未必能赢。你目下的功夫可还远不及他。”杨过明白她这不答之答的含意,说道,”现下我打不过他也不要紧,再过几年,就能胜过他了。姑姑,咱们古墓派的武功确比全真教要厉害些,是不是?”

【7】小龙女仰头望着室顶石板,道:“这句话世上只有你我二人相信。上次我和全真教姓丘的老道动手,武功我不及他,然而这并非古墓派不及全真教,只是我还没练成我派最精奥的功夫而已。”杨过一直以小龙女难胜丘处机为忧,听了此言,不由得喜上眉梢,道:“姑姑,那是甚么功夫?很难练么?你就起始练,好不好?”

【8】从那日起,小龙女将古墓派的内功所传,拳法掌法,兵刃暗器,一项项的传授。如此过得两年,杨过已尽得所传,借着寒玉床之助,进境奇速,只功力尚浅而已。古墓派武功创自女子,帅徒三代又都是女人,不免柔灵有余,沉厚不足。但杨过生性浮躁轻动,这武功的路子倒也合于他的本性。

【9】这一日小龙女说道:“我古墓派的武功,你已学全啦,明儿咱们就练全真派的武功。这些全真老道的功夫,练起来可着实不容易,当年师父也不十分明白,我更加没能领会多少。咱们一起从头来练。我苦是解得不对,你尽管说好了。”次日师徒俩到了第一间奇形石室之中,依着王重阳当年刻在室顶的文字符号修习。

【10】事隔两年,杨过己自孩童良成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赵志敬初时并不知道是他,待得听他二次喝骂,脸庞又转到月光之下,这才瞧清楚原来是自己的徒儿,自己忙乱中竟被他摔了一交,不由得惭怒交迸,见他上身赤裸,喝道:“杨过,原未是你这小畜生!”杨过道:“你骂我也还罢了,你骂我姑姑甚么?”赵志敬哈哈一笑,道:“人言道古墓派是姑娘派,向来传女不传男,个个是冰清玉洁的处女,却原来污秽不堪,暗中收藏男童,幕天席地的干这调调儿!”

【11】杨过听到风声,回头一望,见到腰带来势,吃了一惊:“这是我古墓派的功夫!难道她不是全真派的道姑?”当下也不闪避,让她腰带缠住右足,扑地摔倒,全身放松,任她横拖倒曳的拉回来,只是心下戒惧:“她上山去,难道是冲着姑姑?”

【12】杨过见她出手这招“锦笔生花”正是古墓派嫡传剑法,心下更无疑惑:“此人多半是师伯李莫愁的弟子,上山找我姑姑,定然不怀好意,从她挥腰带、出长剑的手法看来,武功颇为了得,我便装傻到底,好教她全不提防。”

【13】小龙女矍然而起,叫了声:“师姊!”跟着便不住咳嗽。李莫愁冷冷的指着杨过道:“这人是谁?祖师婆婆遗训,古墓中不准臭男子踏进一步,你干么容他在此?”小龙女猛烈咳嗽,无法答话。杨过挡在小龙女身前相护,朗声道:“她是我姑姑,这里的事,不用你多管!”李莫愁冷笑道:“好傻蛋,真会装蒜!”拂尘挥动,呼呼呼进了三招。这三招虽先后而发,却似同时而到,正是古墓派武功的厉害招数,别派武学之士若不明此中奥妙,一上手就给她击得筋断骨折。杨过对这门功夫习练已熟,虽远不及李莫愁功力深厚,仍是轻描淡写的闪开了她三招混一的“三燕投林”。

【14】玉蜂针是古墓派的独门暗器,林朝英当年有两件最厉害的暗器,一是冰魄银针,另一就是玉蜂针。这玉蜂针乃是细如毛发的金针,六成黄金、四成精钢,以玉蜂尾刺上毒液炼过,虽然细小,但因黄金沉重,掷出时仍可及远。

【15】古墓派祖师林朝英当年苦恋王重阳,终于好事难谐。她伤心之余,立下门规,凡是得她衣钵真传之人,必须发誓一世居于古墓,终身不下终南山,但若有一个男子心甘情愿的为她而死,这誓言就算破了。不过此事决不能事先让那男子得知。只因林朝英认定天下男子无不寡恩薄情,王重阳英雄侠义,尚自如此,何况旁人,决无一个能心甘情愿为心爱的女子而死,若是真有此人,那么她后代弟子跟他下山也自不在了。李莫愁比小龙女早入师门,原该承受衣钵,但她不肯立那终身不下山之誓,是以后来反由小龙女得了真传。

【16】那“天突穴”是人身阴维、任脉之会,“五枢穴”是足少阳带脉之会,李莫愁使的是古墓派秘传点穴手法,料知两人不久便周身麻痒难当,非吐露秘密不可。

【17】沉吟了一会,说道:“瞧在郭伯伯的份上,我不跟他们争闹就是。”小龙女心想:他在墓中住了两年多,练了古墓派内功,居然火性大减,倒也难得。

【18】小龙女卷起衣袖,露出一条雪藕也似的臂膀,但见洁白似玉,竟无半分瑕疵,本来一点殷红的守宫砂已不知去向,羞道:“你瞧。”杨过摸不着头脑,搔搔耳朵,道:“姑姑,我不懂啊。”小龙女嗔道:“我跟你说过,不许再叫我姑姑。”她见杨过满脸惶恐,心中顿生说不尽的柔情,低声道:“咱们古墓派的门人,世世代代都是处女传处女。我师父给我点了这点守宫砂,昨晚……昨晚你这么对我,我手臂上怎么还有守宫砂呢?”杨过道:“我昨晚怎么对你啊?”小龙女脸一红,道:“别说啦。”隔了一会,轻轻的道:“以前,我怕下山去,现下可不同啦,不论你到哪里,我总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你。”

【19】那人道:“这女子的武功是什么路数?”姬清虚道:“申师叔疑心她是古墓派传人,是以年纪虽小,身手着实了得。”杨过听到“古墓派”三个字,不自禁轻轻“哼”了一声。

【20】只听姬清虚又道:“可是申师叔提起古墓派,这小丫头却对赤练仙子李莫愁口出轻侮言语,那么又不是了。”那人道:“既是如此,料来也没什么大来头。明儿在哪里相会?对方有多少人?”姬清虚道:“申师叔和那女子约定,明儿正午,在此去西南四十里的豺浪谷相会,双方比武决胜。对方有多少人,现下还不知道。我们既有丐帮英雄韩陈两位高手压阵助拳,也不怕他们人多。”另一个声音苍老的人道:“好,我哥儿俩明午准到,韩老弟,咱们走罢。”

【21】申志凡道:“你既只一人来此,我们也不能跟你动手。给你十日限期,十天之后,你再约四个帮手,到这里相会。”那女子道:“我说过己有帮手,对付你们这批酒囊饭袋,还约甚么人?”申志凡怒道:“你这女娃娃,当真狂得可以……”他本待破口喝骂,终于强忍怒气,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古墓派的?”那女子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牛鼻子老道,你敢跟姑娘动手呢还是不敢?”申志凡见她孤身一人,却是有恃无恐,料得她必定预伏好手在旁,古墓派的李莫愁却是个惹不得的人物,于是说道:“姑娘,我倒要请问,你平白无端的伤了我派门人,到底是甚么原因?倘若曲在我方,小道登门向你师父谢罪,要是姑娘说不出一个缘由,那可休怪无礼。”

【22】她更不打话,翻腕向左边那人挺刀刺去。那人手中拿的是条铁鞭,看准尖刀砸将下来。他铁鞭本就沉重,兼之替力甚强,砸得又准,当的一声,陆无双单刀脱手。杨过横卧桌上,见陆无双向旁跳开,左手斜指,心道:“好,那道人的长剑保不住。”果然她手腕斗翻,已施展古墓派武功,夺过道人手中长剑,顺手析落,噗的一声,道人肩头中剑。他大声咒骂,跃开去撕道袍裹伤。

【23】那道人裹好伤口,空手过来,指着陆无双骂道:“古墓派的小贱人,下手这般狠毒!”挺臂舞拳,向她急冲过去。白光闪动,那道人背上又吃了一剑,可是那矮汉的花枪却也刺到了陆无双背心,使鞭猛汉的铁鞭戳向她肩头。

【24】陆无双见三个化子仍是拦在路口,冷然道:“你们要怎地?”一名化子说道:“姑娘是古墓派的高手,我兄弟三人好生仰慕,要请姑娘指点几招。”

【25】三个化子一怔,倒也无言可答。那火爆性子的化子道:“你让开,我们只是要领教她古墓派的武功,谁轻薄来?”说着用手轻轻一推。杨过大叫一声,往路旁摔去。丐帮自来相传有个规矩,决不许先行出手殴打不会武艺之人。那化子料不到这新郎如此不济,只这么轻轻一推便即摔倒,若是摔伤了他,帮中必有重罚,其余两个同伴也脱不了干系。三人大惊,同时抢上来扶起。杨过只叫得惊天动地:“哎唷,哎唷!我的妈啊!”三个化子也瞧不清他到底伤了没有。

【26】陆无双此时再无怀疑,知他定然身负绝艺,刚才他这反手一斩,干净利落,自己就决计办不了,只是不知他武功家数,便随口说道:“再来一招‘貂婵拜月’。”杨过道:“好!”腰一弯,手一长,拍的一声,又在那化子后肩斩了一掌。这一下出手,三丐更是惊骇。杨过明明与那丐相对而立,并不移步转身,只一伸手,手掌就斩到了他的肩后,这招掌法实是怪异之极。陆无双心中也是一震:“这明明是我古墓派的武功,他怎么也会?”又道:“你再来一招‘西施捧心’。”杨过道:“好啊!”左拳打出,正中对方心口。

【27】他连使四招,招招是古墓派“美女拳法”的精奥功夫。古墓派自林朝英开派,从来传女不传男。林朝英创下这套“美女拳法”,每一招都取了个美女的名称,使出来时娇媚婀娜,却也均是凌厉狠辣的杀手。杨过跟小龙女学武,这套拳法自然也曾学过,只是觉得拳法虽然精妙,总是扭扭捏捏,男人用之不雅,当练习之时,不知不党的在纯柔的招数中注入了阳刚之意,变妩媚而为潇洒,然气韵虽异,拳式仍是一如原状。

【28】过了一会,她抬起头来,问道:“傻蛋,你怎么会使我古墓派的美女拳法?”杨过道:“我晚上做梦,那许多美女西施啦、貂蝉啦,每个人都来教我一招,我就会了。”陆无双呸了一声,料知再问他也不肯说,正想转过话头说别的事,忽听得李莫愁花驴的铃声响起,向西北方而去,却又是回头往来路搜寻,料来她想起那部《五毒秘传》落入陆无双手中,迟一日追回,便多一日危险,是以片刻也不敢耽搁,天色微明,就骑驴动身。

【29】李莫愁见小道士剑法精奇,不禁暗惊,心道:“无怪全真教名头这等响亮,果然是人才辈出,这人再过十年,我哪里还能是他对手?看来全真教的掌教,日后定要落在这小道人身上。”她若跟杨过动手,数招之间便能知他的全真剑法似是而非,底子其实是古墓派功夫,但外表看来,却是真伪难辨。

【30】全真派每个门人武功练到适当火候,就须练这轻功,以便他日练“天罡北斗阵”时抢位之用。杨过此时步伐虽是全真派武功,但呼吸运气,使的却是“玉女心经”中的心法。古墓派轻功乃天下之最,他这一起脚,两名丐帮高手竟然跟随不上。但见他急奔如电,白光门处,长剑连刺。若是他当真要伤二人性命,二十个化子也都杀了。二丐身子急转,抡棒防卫要害,此时已顾不得抵挡来招,只是尽力守护,凭老天爷的慈悲了。

【31】杨过说道:“敝教与贵帮素来交好,两位千万不可信了旁人挑拨。怨有头,债何主,古墓派的赤练仙子李莫愁明明在此,两位何不找她去?”二丐并不识得李莫愁,但素知她的厉害,听了杨过之言,心中一凛,齐声道:“此话当真?”杨过道:“我干么相欺,小道也是给这魔头逼得走投无路,这才与两位动手。”说到此处,双手捧起铁棒,恭恭敬敬的还了二丐,又道:“那赤练仙子随身携带之物天下闻名,两位难道不知么?”一个老丐恍然而悟,说道:“啊,是了,她手中拿着拂尘,花驴上系有金铃。那个穿黄衫的就是她了?”杨过笑道:“不错,不错。用银弧飞刀伤了贵帮弟子的那个姑娘,就是李莫愁的弟子……”微一沉吟,又道:“就只怕……不行,不行……”

【32】三人当即施展轻功,齐向东南方急行。古墓派向以轻功擅长,称得上天下第一。完颜萍武艺并不如何了得,轻功却着实不弱。岂知那青衣女郎不疾不徐的跟在完颜萍身后。完颜萍奔得快,她跟得快,完颜萍行得慢了,她也放慢脚步,两人之间始终是相距一两步。杨过暗暗惊异:“这位姑娘不知是哪一派弟子,瞧她轻功,实在完颜妹子之上。”他不愿在两个姑娘之前逞能,是以始终堕后。

【33】我古墓派出了你这两个败类,可说是丢尽了脸面。”她手上招架,口中不住出言讥讽。她行事虽毒,谈吐举止却向来斯文有礼,说这些言语实是大违本性,只是她担心小龙女窥伺在侧,若是突然抢出来动手,那就难以抵挡,是以污言秽语,滔滔不绝,要骂得小龙女不敢现身。

【34】当年林朝英石墓苦修,创下玉女心经的武功,此后不再出墓,只传了她的贴身丫鬟,经小龙女再传而至杨过。那丫鬟非但从不涉足武林,连终南山也没下过一步。李莫愁虽是小龙女的师姊,却未得师传高深剑法,只以拂尘与掌法、暗器扬威江湖。此时杨过使出古墓派剑法,大厅上各门各派高手毕集,除小龙女外,竟无一人识得。

【35】这一派武功的创始人固是女子,接连两代的弟子也都是女人,自不免轻柔有余、威猛不足。小龙女教导杨过的架式,都带着三分袅娜风姿。杨过融会贯通之后,自然而然的已除去了女子神态,转为飘逸灵动。古墓派轻功当世无比,此时但见他满厅游走,一招未毕,二招至。剑招初出时人尚在左,剑招抵敌时身已转右,竟似剑是剑,人是人,两者殊不相干,一套剑法只使得十余招,群雄无不骇然钦服。

【36】霍都的扇上功夫本也是武林一绝,挥打点刺,也是以飘逸轻柔取胜,但此刻遇到天下无双的古墓派绝顶轻功,竟然施展不出于脚,加以他扇上给朱子柳写上那四个字,被杨过一番取笑,不愿再行张开,这样一来。扇子中的“挥”字功夫便使不出了。

【37】念头只是一转,腿上痒得再也无法忍耐,也顾不得大敌当前,抛下扇子,伸手就去搔痒,只这么一搔,竟似连心中也都痒了起来,不由得大叫摔倒。须知古墓派玉蜂金针之毒,天下罕见,中了一枚已自难当,何况在激斗之际、血行正速时连中数枚?

【38】杨过接住了手套,退后一步,迅速戴上,腰肢款摆,使出古墓派武功中最奇妙最花巧的“美女拳法”来。这路拳法当日他助陆无双却敌,便曾使过几招,以此击退丐帮弟子的追击。拳法每一招都是模拟一位古代美女,由男子使来本是不甚雅观,但杨过研习时姿式已有更改,招名拳法如旧,飞掌踢腿之际,却已变婀娜妩媚而为飘逸潇洒。这么一来,旁观群雄更加摸不着头脑,但见他忽而翩然起舞,忽而端形凝立,神态变幻,极尽诡异。

【39】古墓派的轻功乃武林一绝,别派任何轻功均所不及。于平原旷野之间尚不易见其长处,此时在厅上使将出来,的是飘逸无伦,变幻万方。她一生在墓室中练功,于丈许方圆之内当真趋退若神。金轮法王武功虽然远胜,但她一味腾挪奔跃,却也奈何不了,只听得铃声玎玎,有如乐曲,听了几下,竟便要顺着她乐音出手,急忙摆动金轮,发出一阵嘈音来冲荡铃声。霎时间大厅上两般声音交作,忽轻忽响,或高或低。铃声清脆,听来心旷神怡,金轮中发出的当郎巨响却是如打铁,如刮镬,如杀猪,如击狗,说不出的古怪喧噪。

【40】孙不二与郝大通见师侄受伤,急忙抢出扶起,只见他血气上涌,涨得满脸通红,宛似醉酒。孙不二冷笑道:“好哇,你古墓派当真是和我全真派干上了。”拔出长剑,就要与小龙女动手。

【41】当年古墓派祖师林朝英独居古墓而创下玉女心经,虽是要克制全真派武功,但对王重阳始终情意小减,写到最后一章之时,幻想终有一日能与意中人并肩击敌,因之这一章的武术是一个使玉女心经,一个使全真功夫,相互应援,分进合击。林朝英当日柔肠百转,深情无限,缠绵相思,尽数寄托于这章武经之中。双剑纵横是宾,携手克敌才是主旨所在,然而在所遗石刻之中却不便注明这番心事。小龙女与杨过初练时相互情愫未生,无法体会祖师婆婆的深意,修习之际两人均使本门心法,自是领会不到其中妙诣。

【42】这天傍晚,黄药师又回到室中,说道:“杨过,听说你反出全真教,殴打本师,倒也邪得可以。你不如再反出古墓派师门,转拜我为师罢。”杨过一怔道:“为什么?”黄药师笑道:“你先不认小龙女为师,再娶她为妻,岂非名正言顺?”杨过道:“这法儿倒好。可是师徒不许结为夫妻,却是谁定下的规矩?我偏要她既做我师父,又做我妻子。”

【43】傻姑张开双手,循声追去。杨过练的是古墓派轻功,妙绝当时,别说傻姑眼睛被蒙住了,就算目能见物,也决计追他不着,来来去去追了一阵,倒在树干上撞得额头起了老大几个肿块,不由得连声呼痛。

【44】黄药师却知他与古墓派情谊极深,决不肯另投明师,当下伸手扶起,说道:“你与那魔头动手之际,是我弟子,除此之外,却是我的朋友。杨兄弟,你明白么?”杨过笑道:“得能交上你这位朋友,真是莫大快事。”黄药师笑道:“我和你相遇,也是三生有幸。”二人拊掌大笑,声动四壁。

【45】这几句话可将杨过问得张口结舌,难以回答。他一生遭际不凡,性子又是贪多务得,全真派的、欧阳锋的、古墓派的、九阴真经、洪七公的、黄药师的,诸般武功着实学了不少。这些功夫每一门都是奥妙无穷,以毕生精力才智钻研探究,亦难以望其涯岸,他东摘一鳞、西取半爪,却没一门功夫练到真正第一流的境界。遇到次等对手之时.施展出来固然是五花八门。叫人眼花撩乱,但遭逢到真正高手,却总是相形见绌,便和金轮法王的弟子达尔巴、霍部相较,也是颇有不及。他低头凝思,觉得金轮法王这几句话实是当头棒喝,说中了他武学的根本大弊。

【46】转念又想,“我既已决意与姑姑厮守终生,却何以又到处留情?程姑娘、媳妇儿,还有那完颜萍。我对她们既无真情,何以又不规规矩矩的?这真是贪多嚼不烂了。”再想:“不论洪七公、黄药师、欧阳锋,或是全真七子、金轮法王,凡是卓然而成名家者,都是精修本门功夫,别派武功井非不懂,却只是明其家数,并不研习,然则我该当专修哪一门功夫?”在情在理,自当专研古墓派的玉女心经才是,但想到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如此奥妙、黄药师的玉萧剑法这等精微,置之不理,岂非可惜?而义父的蛤蟆功与经脉逆行、九阴真经中的诸般功夫,无一不是以一技即足以扬名天下,好不容易的学到,又怎能弃之如遗?

【47】杨过适才喷了一口血,此时胸头满腔热血滚来滚去,又要夺口而出。古墓派内功十分讲究克己节欲,小龙女的师父传她心法之时,谆谆叮嘱须得摒绝喜怒哀乐,到后来小龙女克制不住心情,以致数度呕血。杨过受小龙女传授,内功与她路子相同,此时手足冰冷,心想:“我就在姑姑面前狂喷鲜血,一死了之,瞧她是否仍不理我?”但转念又想:“姑姑平时待我何等亲爱,今日之事,中间定有别情,多半她受了这贼谷主的挟持,无可奈何,才不敢认我。若我自残身躯,反而难与抗拒。”思念及此,雄心大振,决意拚命杀出重围,救护小龙女脱险,当下镇慑心神,气沉丹田,将满腔热血缓缓压落,微微一笑,指着樊一翁道:“你这死样活气的山谷,小爷要来时,你挡我不住,欲去时你也别想留客。”

【48】这两下怪招在旁人与樊一翁眼中,自是匪夷所思,其实却是古墓派武功中以绝顶轻功破长大兵刃的常法。当年李莫愁在嘉兴破窑外与武三通相斗,站在他当作兵器的栗树树干上,武三通始终甩她不脱,便是这门功夫。樊一翁一怔之际,杨过左足又跨前一步,右足飞起,向他鼻尖踢去。此时樊一翁处境狼狈之极,敌人附身钢杖,自己若向后闪跃,势必将敌人带了过来,这一脚自是躲避不了,他双手持杖,无法分手招架,而胡子被剪,又少了一件防身利器,情急之下,只得抛下钢杖,这才后跃而避了这一脚。当的一响,钢杖一端着地,另一端尚未跌落,已被杨过抄在手中。

【49】但见十六人愈迫愈近,杨过一时不知如何应付,只得展开古墓派轻功,在大厅中奔驰来去,斜窜急转,纵横飘忽,令敌人难以确定出手的方位。

【50】杨过所学的古墓派轻功可说天下无双,虽然背上负人,但想到多走一步,郭伯伯便离危险远一步。他没命价狂奔,法王一时倒也追他不上。杨过在屋顶奔驰一阵,听得背后脚步声渐近,于是跃下地来,在小巷中东钻西躲,大兜圈子,竟与法王捉起迷藏来。

【51】小龙女大叫:“师姊,师姊,这婴儿大有干连,你抱去作甚?”李莫愁并不回头,遥遥答道,“我古墓派代代都是处女,你却连孩子也生下了,好不识羞!”小龙女道:”不是我的孩儿啊。你快还我。”她连叫数声,中气一松,登时落后十余丈。眼见李莫愁等三人向北而去,当即追了下去。

【52】你送我古墓派的玉女心经来,我便将孩子还你,管教不损了她一根毫毛。”

【53】这本是古墓派练功的心法,李莫愁看了自亦不以为意。她除了有时与弟子洪凌波同行之外,一生独往独来,今晚与杨过为伴,他竟服侍得自己舒舒服服,与昔日独处荒野的情景大不相同,不禁暗自又叹了口气。

【54】武敦儒终觉如此胜之不武,摇了摇头,刚想说话,武修文已抢着道:“好,这是你自高自大,可不是我兄弟要叨你的光。若你错用了一招全真派或是古墓派的武功,那便如何?”心想你这小子武功虽强,不过强在从全真派与古墓派学得了上乘功夫,当在桃花岛之际,你给我兄弟俩打得亡命而逃,又有甚么了不起?是以用这番言语来挤兑于他。

【55】两人只拣荒野无路之处奔去,有时忍不住回头一瞧,总见小龙女跟在数丈之外。古墓派轻功天下无双,小龙女追踪二人可说毫不费力,只是她遇上了这等大事,实不知如何处置才是,只好跟随在后,不容二人远离。

【56】其实这左右互搏之技,关键诀窍全在“分心二用”四字。凡是聪明智慧的人,心思繁复,一件事没想完,第二件事又涌上心头,三国时曹子建七步成诗,五代间刘郧用兵,一步百计,这等人要他学那左右互搏的功夫,便是要杀他的头也学不会的。小龙女自幼便练摒除七情六欲的扎根基功大,八九岁则已练得心如止水,后来虽痴恋杨过,这功夫大有损耗,但此刻心灵痛受创伤,心灰意懒之下,旧日的玄功竟又回复了八九成。她所修习的古墓派内功乃当年林朝英情场失意之后所创,与她此时心境大同小异,感应一起,顿生妙悟,周伯通一加指拨,她立时便即领会。只因周伯通、郭靖、小龙女均是淳厚质朴、心无渣滓之人,如黄蓉、杨过、朱子柳辈,那就说甚么也学不会了。

【57】原来那日大胜关英雄大会,小龙女与杨过出手气走金轮法王师徒,武功精绝,郝大通、孙不二和尹赵二道部亲眼得见。何况杨过在郭靖书房之中,手不动、足不抬,便制得赵志敬狼狈不堪,后来小龙女只一招之间,便将赵志敬震得重伤。他二人使何手法,孙不二虽在近旁,竟然便看不明白,倒似全真派的武功在古墓派手下全然不堪一击,思之实足心惊。后来又听说小龙女和杨过双剑合壁,将金轮法王杀得大败亏输,全真派上下更是大为震动。

【58】全真七子之中,谭处端早死,此时马钰也己谢世,只剩下了五人。刘处玄任了半年掌教,交由丘处机接任。五子均已年高,精力就衰,想起第三、四代弟子之中并无杰出的人才,古墓派上山寻仇之时,倘若全真五子尚在人间,还可抵挡得一阵,但如小龙女等十年后再来,那时号称天下武学正宗的全真派非一败涂地不可。因此五人决定闭关静修,要钻研一门厉害武功出来和古墓派相抗,是以赶召尹志平回山接任掌教。

【59】小龙女弯下腰来,双手不住在地下抓剑,一一掷上半空,同时空中长剑一柄柄落下,她一接住跟着又掷了上去。但见数十柄长剑此上彼落,寒光闪烁,煞是奇观。古墓派武功本不以内力沉雄见长,而凭手法迅疾取胜。当年小龙女传授杨过武功之时,要他以双掌拦住八十一只麻雀。这“天罗地网势”使将出来,活的麻雀尚能拦住,数十柄长剑随接随抛,在她自是浑若无事。

【60】丘处机等转过身来,只见法王等四人围着小龙女剧斗方酣。五人只瞧了片刻,面面相觑,不禁面色惨然,都想,“罢了,罢了,原来古墓派的武功精妙若斯,要想胜她,那是终身无望了。”他们在洞中所想所练,都从先前所见小龙女和杨过的武功为依归,岂知眼前所显示的神奇剑招,要想瞧个明白都有所不能,甚么破解抵挡,真是从何说起?

【61】黄蓉见事机紧迫,不及去招呼郭芙,心想:“襄儿既入她手,此人阴毒绝伦,若是强行抢夺,她必伤孩儿性命。”眼见她走出市梢,沿大路向西而行,于是不即不离的跟随在后,又想:“她是过儿的师伯,虽听说他们相互不睦,但芙儿伤了过儿手臂,他们古墓派和我郭家已结上了深仇。倘若过儿和龙姑娘都在前面相候,我以一敌三,万难取胜,只有及早出手,方是上策。”

【62】李莫愁道:“说来惭愧,郭夫人可莫见笑。”黄蓉道:“不敢。”心想眼下说到正题了,一说翻便得动手,心中筹思方案,如何在动手之前先将女儿抢过,却听李莫愁道:“也是我古墓派师门不幸,小妹无德,不能教诲师妹,这孩儿是我龙师妹的私生女儿。”

【63】黄蓉大奇:“龙姑娘没有怀孕,怎会有私生女儿?这明明是我女儿,她当面谎言欺诈,是何用意?”她可不知李莫愁实非有心欺骗,只道这孩子真是杨过和小龙女所生。李莫愁心恨师父偏心,将古墓派的秘笈“玉女心经”单传于小师妹,这时黄蓉问及,便乘机败坏师妹的名声。黄蓉道:“龙姑娘看来贞淑端庄,原来有这等事,那倒令人猜想不到了。却不知这孩儿的父亲是谁?”

【64】以柔物施展刚劲,原是古墓派武功的精要所在,李莫愁使拂尘、小龙女使绸带,皆是这门功夫。杨过此时内劲既强,袖子一拂,实不下于钢鞭巨杵之撞击。

【65】全真五子乍见杨过到来,均知此事纠葛更多。丘处机大声道:“我重阳宫清修之地,今日各位来此骚扰,却是为何?”王处一更是怒容满面,喝道:“龙姑娘,你古墓派和我全真教虽有梁子,双方自行了断便是,何以约了西域胡人、诸般邪魔外道,害死我这许多教下弟子?”小龙女重伤之余,哪里还能分辩是非、和他们作口舌之争?全真教下诸弟子见她剑刺尹志平,又伤赵志敬,不论是尹派赵派,尽数拿她当作敌人,当此纷扰之际,更是无人出来说明真相。

【66】杨过听而不闻,凝视着小龙女的眼,说道:“当年重阳先师和我古墓派祖师婆婆原该好好结为夫妻,不知为了甚么劳什子古怪礼教,弄得各自遗恨而终,咱俩今日便在重阳祖师的座前拜堂成亲,结为夫妇,让咱们祖师婆婆出了这口恶气。”他对王重阳本来殊无好感,但自起始修习古墓上他的遗刻,越练越是钦佩,到后来已是十分崇敬,隐隐觉得自己便是他的传人一般。小龙女叹了口气,幽幽的道:“过儿,你待我真好。”

【67】孙不二厉声道:“快走!自今而后,全真教跟古墓派一刀两断,永无瓜葛,最好大家别再见面!”

【68】她怀念师恩,出神良久,又道:“师父受伤之后,搬了居室,反而和这寒玉床离得远远的。她说我古墓派的行功与寒气互相生克,因此以寒玉床补助练功固是再妙不过,受伤之后却受不得寒气。”

【69】小龙女服了丸药后,只觉丹田和缓,精神健旺,展开轻功,片刻间便赶在一灯大师之前。慈恩吃了一惊,心想这娇怯怯的姑娘原来武功竟也这生了得,蓦地里好胜心起,腿下发劲,向前急追。一个是轻功天下无双的古墓派传人,一个是号称“铁掌水上飘”的成名英雄,霎时之间赶出数十丈,在雪地中成为两个黑点。杨过生怕慈恩忽又恶性发作,加害小龙女,当即追上相护。他轻功不及二人,但内功既厚,脚下劲力自长,初时和二人相距甚远,行不到半个时辰,前面二人的背影越来越是清晰。

【70】杨过在外瞧得明白,知是古墓派剑法的厉害招数,叫做“冷月窥人”,倘若不明这一招的来龙去脉,十九会尽全力守护上身,小腹便非中剑不可,眼见程英举萧在自己胸前削下,忙从地下拾起一块小石,放在拇指和中指之间,飓的一声,弹了出去,石子去势劲急,直取李莫愁双目。便在此时,李莫愁剑尖摹地下指,离程英的小腹已不过数寸。她斗见石子飞到,不及挺剑杀敌,只得回剑击开石子。

【71】李莫愁眼瞧周遭情势,单是黄蓉、杨过、小龙女任谁一人,自己便均抵敌不住,何况群敌合围?当下把心横了,说道:“各位枉自称作侠义中人,嘿嘿,今日竟如此倚多为胜,仗势欺人!小师妹,我是古墓派弟子,不能死在旁人手下,你上来动手罢!”说着倒转长剑,将剑尖对准了自己胸膛。小龙女摇头道:“事已如此,我杀你作甚?”

【72】黄蓉怎料得到竟有此事?她虽听女儿说在古墓中以冰魄银针误伤了杨龙二人,但想他夫妻均是古墓派传人,与李莫愁同出一派,自有本门解药,只不过一时疼痛,决无后患,这时听杨过一说,惊得脸都白了。她动念极快,立时想到:“原来过儿不肯服那绝情丹,是为了妻子性命难保,是以不愿独生。那么龙姑娘去了哪里呢?”抬头向公孙止和裘千尺失足堕入深洞的那山峰望了一眼,不禁打了个寒战。

【73】杨过站直身子,舒展了一回手脚,见程英和陆无双都是满脸的喜色,心想:“这两个义妹如此待我,生乎有这样一个红颜知己,已可无憾,何况两个?只是我却无以为报。”微一沉吟,心想:“二妹得遇明师,所学大是不凡,只须假以时日,循序渐进,便能达一流高手之境。三妹的遭际却远不如她。”说道:“三妹,你的师父和我师父是师姊妹,说起来咱二人还是师兄妹。咱们古墓派最精深的武功,载在《玉女心经》之中。李莫愁毕生心愿,便是想一读此经,却到死未能如愿。左右无事,我便传你一些本门的武功如何?”陆无双大喜,道:“多谢大哥,下次再撞到郭芙,便不怕她无礼了。”

【74】此后数日,陆无双专心致志的记诵玉女心经,她所学本是古墓派功夫,一脉相通,易于领会。渐渐学到深奥之处,陆无双不能明晓,杨过教她尽管囫囵吞枣的硬记,日久自通。如此教了将近一月,陆无双将整部心经从头至尾的记全了,反复背诵,再无遗漏。杨过也每隔七日,便服一次断肠草解毒,服量逐次减少。

【75】他生平受过不少武学名家的指点,自全真教学得玄门正宗内功的口诀,自小龙女学得玉女心经,在古墓中见到九阴真经,欧阳锋授以蛤蟆功和逆转经脉,洪七公与黄蓉授以打狗棒法,黄药师授以弹指神通和玉萧剑法,除了一阳指之外.东邪、西毒、北丐、中神通的武学无所不窥,而古墓派的武学又于五大高人之外别创蹊径,此时融会贯通,已是卓然成家。只因他单剩一臂,是以不在招数变化取胜,反而故意与武学道理相反。他将这套掌法定名为“黯然销魂掌”,取的是江淹《别赋》中那一句“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之意。自掌法练成以来,直至此时,方遇到周伯通这等真正的强敌。

【76】黄蓉忙道:“不,不!说不定小龙女仍在人世,到了相约之日,她果真来和杨过相聚,那自是谢天谢地。她是古墓派的唯一传人,古墓派的创派祖师林朝英学问渊博,内功外功俱臻化境,倘若遗下神奇功夫,令小龙女得保不死,也是在情理之中。”

【77】那古墓派玉女功养生修炼,有“十二少、十二多”的正反要诀:“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乃养生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怠,多念则精散,多欲则智损,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促,多笑则肝伤,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焦煎无宁。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小龙女自幼修为,无喜无乐,无思无虑,功力之纯,即是师祖林朝英亦有所不及。但后来杨过一到古墓,两人相处日久,情愫暗生,这少语少事、少喜少愁的规条便渐渐无法信守了。婚后别离一十六年,杨过风尘飘泊,闯荡江湖,忧心悄悄,两鬓星星;小龙女却幽居深谷,虽终不免相思之苦,但究竟二十年的幼功非同小可,过得数年后,重行修炼那“十二少”要决,渐渐的少思少念,少欲少事,独居谷底,却也不觉寂寞难遣,因之两人久别重逢,反显得杨过年纪比她为大了。

【78】黄药师道:“东邪、西狂、南僧、北侠,四个人都有了,中央那一位,该当由谁居之?”说着向周伯通望了一眼,续道:“杨夫人小龙女是古墓派唯一传人。想当年林朝英女侠武功卓绝,玉女素心剑法出神入化,纵然是重阳真人,见了她也忌惮三分。当时林女侠若来参与华山绝顶论剑之会,别说五绝之名定当改上一改,便是重阳真人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也未必便能到手。杨过的武艺出自他夫人传授,弟子尚且名列五绝,师父是更加不用说了。是以杨夫人可当中央之位。”小龙女微微一笑,道:“这个我是万万不敢当的。”黄药师道:“要不然便是蓉儿。她武功虽非极强,但足智多谋,机变百出,自来智胜于力,列她为五绝之一,那也甚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