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门派大全>逍遥派

逍遥派

逍遥派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逍遥子于五代末年创立的神秘门派。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威力无穷,得一则能所向披靡但其内功运行自少商穴至云门穴,与一般相反,故练逍遥派内功必先散尽原来真气,且均对内力有颇高要求,更称「功在人在,功消人亡」。其练功姿势与其他道教武功相同——五心朝天。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逍遥子于五代末年创立的神秘门派。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威力无穷,得一则能所向披靡但其内功运行自少商穴至云门穴,与一般相反,故练逍遥派内功必先散尽原来真气,且均对内力有颇高要求,更称「功在人在,功消人亡」。其练功姿势与其他道教武功相同——五心朝天。

逍遥派
小说 天龙八部
时代 北宋
掌门 逍遥子
无崖子
虚竹
人物 无崖子
天山童姥
李秋水
虚竹
 

逍遥派是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的一个虚构门派。其门下弟子个个不凡,个个男俊女靓,俊朗不凡,人人潇洒飘逸,聪慧异常。

 

目录

  • 1 简述
  • 2 逍遥派中人
  • 3 武功
  • 4 参考

 

简述

北宋初的掌门逍遥子有四名弟子:天山童姥、无崖子、李秋水及小师妹(李秋水妹妹,无崖子潜意识爱的对象,真实姓名没有被提及)。后来逍遥子将掌门之位传给无崖子,并授以七宝指环。

无崖子收有苏星河和丁春秋两名弟子。丁春秋知道无当掌门的机会,竟将无崖子打落山崖,并自立星宿派。无崖子便藉苏星河之手布下了一个珍珑棋局希望有人能破解而成为掌门。

在苏星河所布的一个珍珑棋会中,少林寺弟子竟破解了该珍珑棋局,于是无崖子化去其少林内功,并将七十年逍遥派功力及逍遥派掌门之位传于他,后来他更得无崖子的师姊天山童姥传授本门武功。这个少林寺弟子便是《天龙八部》中的三位主角其一—虚竹。

此外,逍遥派有一支派—位于天山缥缈峰的灵鹫宫,为天山童姥所创。

逍遥派中人

  • 第一代:逍遥子
  • 第二代:天山童姥、无崖子、李秋水、李碧云(电视剧的名称,书中未提及)
  • 第三代:苏星河、丁春秋、虚竹(破解珍珑棋局后无崖子传功所收)
  • 第四代:“函谷八友”
    • “琴颠”康广陵
    • “棋魔”范百龄
    • “书呆”苟读
    • “画狂”吴领军
    • “阎王敌”薛慕华
    • “巧匠”冯阿三
    • “花痴”石清露
    • “戏迷”李傀儡
  • 第五代:阿碧 (新修版已删)

师承关系图

 
 
 
 
 
 
 
 
 
 
 
 
 
 
 
 
逍遥子
 
 
 
 
 
 
 
 
 
 
 
 
 
 
 
 
 
 
 
 
 
 
 
 
 
 
 
 
 
 
 
 
 
 
 
 
 
 
 
 
 
 
 
 
 
 
 
 
 
 
 
 
 
 
 
 
 
 
 
 
 
 
 
 
 
 
 
 
 
 
 
 
 
 
 
天山童姥(1)
 
无崖子(2)
 
李秋水(3)
 
 
 
 
 
 
 
 
 
 
 
 
 
 
 
 
 
 
 
 
 
 
 
 
 
 
 
 
 
 
 
 
 
 
 
 
 
 
 
 
 
 
 
 
 
 
 
 
 
 
 
 
 
 
 
 
 
 
 
 
 
 
 
 
 
 
 
 
 
 
 
丁春秋(2)
 
苏星河(1)
 
虚竹(无崖子授功力,童姥授功夫)(3)
 
 
 
 
 
 
 
 
 
 
 
 
 
 
 
 
 
 
 
 
 
 
 
 
 
 
 
 
 
 
 
 
 
 
 
 
 
 
 
 
 
 
 
 
 
 
 
 
 
 
 
 
 
 
 
 
 
 
 
 
 
 
 
 
 
 
 
 
 
 
 
 
 
 
 
 
 
 
 
 
 
 
 
 
 
 
康广陵(1)
 
范百龄(2)
 
苟读(3)
 
吴领军(4)
 
薛慕华(5)
 
冯阿三(6)
 
石清露(7)
 
李傀儡(8)
 

武功

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威力无穷,得一则能所向披靡。但其内功运行自少商穴至云门穴,与一般相反,故练逍遥派内功必先散尽原来真气。且均对内力有颇高要求,更称“功在人在,功消人亡”。其练功姿势与其他道家武功相同——五心朝天。

逍遥派部分武功被刻灵鹫宫后殿石壁及西夏皇宫之中。

内功

  • 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二版称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初版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功)
  • 北冥神功
  • 小无相功

摄心术

  • 传音搜魂大法

招式

  • 天山折梅手
  • 天山六阳掌
  • 白虹掌力
  • 寒袖拂穴

轻功

  • 凌波微步

暗器

  • 生死符

参考

  • 星宿派
  • 灵鹫宫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1入门要求

医卜星相,琴棋书画,机械杂工,贸迁种植,斗酒唱曲,行令猜谜,无所不通,无所不精。还要面目俊朗,聪慧异常。

2流派传承

在原著和不同版本的影视,漫画作品中提到的传承包括:

  • 第一代:逍遥子(掌门)

  • 第二代:天山童姥(电影《新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为巫行云),无崖子(掌门),李秋水,李秋水之妹(电影《新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为李沧海,2013版天龙八部为李碧云)

  • 第三代:苏星河,丁春秋,虚竹子(掌门),段誉内心自称(其实质还是大理段氏)

  • 第四代:康广陵,范百龄,薛慕华,吴领军,冯阿三,苟读,李傀儡,石清露(新修版改为石清风,梦姑为李清露),阿紫

3武功绝学

天山折梅手

虽然只有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一共六路武功,但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爪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每一路口诀虽然只有十二句八十四个字,但非常拗口,接连七个平声字后,跟着是七个仄声字,但这首歌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实则是调匀真气的法门。口诀虽只八十四个字,但涵盖的内容可是包罗万有。

童姥曾说道:我这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将来你修炼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中。独孤九剑是对方剑法越精妙,它幻化出来的反击招式也更精妙。天山折梅手也是如此,而它比独孤九剑更高明之处,在于它是空手对敌。可是当时虚竹一来对天山折梅手还领悟不够,二来也未料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是是非非,还曾一度拒绝童姥。

事实上在虚竹重掌灵鹫宫后,曾使天山折梅手两次来牛刀小试一下;高明之处可见一斑。天山折梅手另一高明之处,还在于它在逆境情况下可以脱困。只是此功以深厚内力为基础,内功越高,折梅手功效越大。总的来说,论掌力威猛,降龙、黯然平分秋色,论掌法精妙,天山折梅手与铁掌帮绝技铁掌功并列第一。

天山六阳掌

天山六阳掌是逍遥派少有的刚猛掌法之一,天山童姥与无崖子都精通此掌法,而李秋水对此掌法也是很了解的。天山六阳掌共有九式掌法,书中记载第二式——阳春白雪;第七式——阳关三叠;另有一式——阳歌天钧,但不确定为第几式,其余则没做介绍。六阳掌是一门将阴阳二气相结合的掌法,如体内无阴阳二气,则体会不到此掌法的妙处。六阳掌是继折梅手之后,又一门精妙无比的绝艺,且刚柔并济。天山六阳掌还是化解生死符的不二法门。

虚竹受教苦练,但觉童姥所传的法门巧妙无比,气随意转,不论对手以如何狠辣的手法攻来,均能以这法门化解,而且化解之中,必蕴猛烈反击的招数。他越练越佩服。而且六阳掌每一招一式所附带的阴、阳之力也自不同,这一点与“七伤拳”原理相似,但比“七伤拳”却要精妙得多。

李秋水道:“你还不认么?这第二招‘阳春白雪’和第七招‘阳关三叠’,乃本门不传之秘,你从何处学来?”

虚竹听风辨形,随机应变,一觉到李秋水的手指将要碰到自己肩头,当即沉肩斜身,反手往她手背按去。李秋水立即缩手,赞道:“好!这招‘阳歌天钧’内力既厚,使得也熟。”

李秋水连出四招,虚竹已将天山六阳掌练得甚熟,竟然一一格开,挡架之中,还隐隐蓄有坚实浑厚的反击之力。

北冥神功

(北冥真气)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北冥神功乃是一种吸取别人内力为我所用,用来给自己积蓄内力的辅助功法。

李秋水留给段誉的卷轴,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一共有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只是段誉为了应付差事,只练了第一式,但就是这一式使得段誉受用无穷。后来段誉还带虚竹到琅嬛石窟对记载北冥神功的卷轴进行系统的学习。

北冥真气则是一种内力的运转方式,在发力的原理方面,感觉与大挪移有些相似,尽可能激发人体内的潜力。易学易练,前提是你要有储存足够的内力。

虚竹右手大拇指一松,无名指上的松球便弹了下去。只听得呼的一声响,松球激射而出,势道威猛无俦,松球拍的一声,钻入土中,没得无形无踪。

那女童道:“你摘下十二枚松球,每只手握六枚,然后这么运气......”

乌老大又是惊奇,又是佩服,又有几分艳羡,向那女童道:“这……这北冥真气,是你今天才教他的,居然已如此厉害......”北冥神功与北冥真气不尽相同,一为积蓄内力,一为运使真气。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天山童姥自六岁起练这功夫,36岁返老还童,花了30天时光。66岁返老还童,那一次用了60天。96岁,再次返老还童,便得有90天时光,方能回复功力。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虽然威力很大,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每次返老还童之际,功力全然丧失,复功修炼一日后回复到7岁时的功力,第二日回复到8岁之时,第三日回复到9岁,每一日便是一年,而且每日午时须得吸饮生血,方能练功。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在金庸小说作品中,只有天山童姥练习过。她练功时盘膝坐下,右手食指指天,左手食指指地,口中“嘿”的一声,鼻孔中喷出了两条淡淡白气,吐出来的白气缠住她脑袋周围,缭绕不散,渐渐愈来愈浓,逐渐成为一团白雾,将她面目全都遮没了,跟着只听得她全身骨节格格作响,犹如爆豆。过了良久,爆豆声渐轻渐稀,跟着那团白雾也渐渐淡了,见那女童鼻孔中不断吸入白雾,待得白雾吸尽,那女童睁开双眼,缓缓站起。

这门功夫天山童姥练得太早,6岁时开始修习,数年后内功的威力便显了出来,只可惜天生三焦失调,永远是八九岁的模样,天山童姥的名字也因此而来。

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主攻手少阳三焦经(内分泌系统);其在修炼时必须吸饮鲜血,不然无法继续进行修炼;但这套内功这与逍遥派的基本宗旨不附,似为童姥自创的武功。但其修炼时年方六岁,不大可能自创内功,所以在此采信漫画版的说法:即这功原名为独尊纯阳诀,属至阳的内功所以不适合女子修炼;而童姥心高气傲,将至阳功倒转修炼为至阴,并易名为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这也就解释了她让虚竹倒转内息制造寒冰时是那么自然(要知道欧阳峰逆炼九阴真经时在最后关头可疯了),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会成为侏儒,并且会返老还童。正常的内功硬倒过来炼不出事才怪,大家看看欧阳峰就知道了。而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来源于我佛出生时所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在新版中或许因为金庸觉得未免有辱佛祖,将其改名“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注3:逍遥派也有用无名指版本的弹指神通:将丹田中的真气,先运到肩头巨骨穴,再送到手肘天井穴,然后送到手腕阳池穴,在阳豁、阳谷、阳池三穴中连转三转,然后运到无名指关冲穴,以无名指运真力弹出去。

小无相功

“小无相功”本是李秋水的防身神功,威力极强,当年童姥数次加害,李秋水皆靠“小无相功”保住性命。

本是道家之学,讲究清静无为,神游太虚,较之佛家武功中的“无色无相”之学,名虽略同,实质大异。小无相功博大精深,以“无相”两字为要旨,不着形相,无迹可寻,若非本人也是此道高手,决计看不出来。它的威力也决不在任何少林绝技之下。

小无相功另一奇妙之处,是可以此功驾驭众多武林绝技,鸠摩智就曾以小无相功代替少林内功,修炼七十二绝技。小无相功精微渊深,以此为根基,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倒也皆可运使,只不过细微曲折之处,不免有点似是而非罢了。其实鸠摩智所练七十二绝技,伤害是最小的,他经脉大乱乃是强练易筋经所致。慕容博赠鸠摩智七十二绝技副本虽没怀好意,但他练功所受的伤却与七十二绝技无关。

白虹掌力

白虹掌力是李秋水另一门绝学,是一门控制掌力方向的功夫。最大的特点是力道曲直如意。尤其是以劈空掌形式发出时,看似正面对敌,实则掌力方向却游走不定,对手很难察觉。李秋水左掌拍出,右掌一带,左掌之力绕过虚竹身畔,向童姥攻去。童姥心下暗惊:“这贱人竟然练成了‘白虹掌力’,曲直如意,当真了得。”相比欧阳锋的软皮蛇拳,白虹掌力更见高明,毕竟软皮蛇拳只是一种拳(掌)法。

寒袖拂穴

衣袖轻拂,对手双膝腿弯登时一麻,全身气血逆行,立时便翻倒于地。
  

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是逍遥派的独门轻功步法,以易经八八六十四卦为基础,每卦一步,从第一步到最后一步正好行走一个大圈。但如果直线向前跑,就不能按顺序行进了。【那大汉斜眼相睨,见段誉身形潇洒,犹如庭除闲步一般,步伐中浑没半分霸气,心下暗暗佩服。】段誉的凌波微步学自齐御风的卷轴,以此推算应该是齐御风的武功。此轻身步法还暗含一套内功心法,论全面金书第一;论步法轻灵、玄妙,与神行百变可说各胜擅长。后来段誉还亲自将此独门轻功步法连同暗含的内功心法传给虚竹。

搜魂大法

传音搜魂大法是当事人以高深内力送出说话,声音很具穿透力,并且可以给予定位。也是逍遥派一门绝学,不利处境下,可以临时闭气,尤其是水下,通过龟息功可以支持很长时间,以待改变局面。

龟息功

阿紫的龟息功是道家修炼内功的一种功法,又名“玄武定”、“龟息真定功”。龟息功是以模仿龟的呼吸方法来修炼内气以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因为龟呼吸细长、纳气久闭,所以龟能长寿。据传,龟息功由潜心、潜息、真定、出定四部分组成。

潜心,即调心,此法为龟息功的预备功法,初学者采用盘膝跌坐,上体正直,务必使全身放松自然,松则气顺,百脉舒畅。双手握子午扣,即左手拇指弯曲掐住中指午位(最上端),右手拇指由左拇指、中指圈内插入,掐住左手无名指根部子位,右中指在对相对掐住,两手相抱放在小腹前,扣子午有少生杂念,有助入静之功效。二目垂帘,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眼观鼻,即为调息,鼻观口,即为调身,对身体的酸麻之感忍耐漠视,口观心,调心,前两步为第三步准备),舌抵上腭,心、神、意守脐部,务使心念不移。久之感觉随心意降,头、手如同虚无,只觉脐中一点真息幽幽出入,移之不动。此时第一步功乃成。

潜息即为龟息,始人正功。坐式同上。此时振动鼻腔,深吸气。觉气人腹脐之中,吸端八分气即可,不要吸满。气进入腹中后,心念又下移,如同上式,宁心静气,住息。住息时可用数息法(并非数呼吸次数),仅默数。住息者对于初习者,必不习惯,马上觉得气息憋闷,感觉也上澎,气息上浮,废气欲出,胸咽憋闷。初练者便可出气一口,再吸气如前。练功时间一长,忍度越长,气也越长。此时,如感叹人之气欲出时,放松小腹,心念下降,息亦下降憋闷之感便消失,但迅即又至,依法再放松小腹,下降心念。初习肴如确感气憋不住了",出气一口。练功时间一长,反复升潜次数亦可逐渐增加。但切记莫初习即憋长久,总要循序渐进。每次吸气,吐气一次,即闭放一次为一息。出气后调匀呼吸再行吸气。每次练习,至少要七息,至多四十九息。修炼至息潜人腹,不急不憋,久久安然,则第二步功成。

4门派暗器

生死符

生死符实是武林中第一等的暗器,是利用酒、水等液体,逆运真气,将刚阳之气转为阴柔,使掌心中发出来的真气冷于寒冰数倍,手中液体自然凝结成冰。发射生死符更有学问,在这片薄冰之上,如何依附着阳刚内力,又如何依附着阴柔内力,如何附以三分阳、七分阴,或者是六分阴、四分阳,虽只阴阳二气,但先后之序既异,多寡之数又复不同,随心所欲,变化万千。唯有童姥的镇痛止痒之药,方能保证生死符一年之内可不发作。

这生死符一发作,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初中生死符者,会觉得伤处越来越痒,而且奇痒渐渐深入,不到一顿饭的时分,连五脏六腑也似发起痒来,不论功力多高,也受不了这煎熬之苦,实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破解生死符,则唯有天山六阳掌,同时还要配合灵鹫宫的医典,以便掌握每一粒生死符的阴、阳,虚、实方可救治。

断筋腐骨丸应该是丸状生死符,乌老大双手发抖,急速解开衣衫,只见胸口左乳旁“天池穴”上现出一点殷红如血的朱斑。他大叫一声“啊哟!”险些晕去,道:“你……你……到底是谁?怎……怎……怎知道我生死符的所在?你是给我服下‘断筋腐骨丸’了?”

5门派故事

其门下弟子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素来不和,为二师兄无崖子争风吃醋,但不知无崖子喜欢的是小师妹。

天山童姥坐掌位于天山山顶的飘渺峰灵鹫宫,并掌管灵鹫宫九天九部婢女和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众人性命。无崖子先后收了三个徒弟:大徒弟苏星河迷于琴棋书画,后又收徒八人,对外号称“函谷八友”;二徒弟丁春秋偷练“化功大法”后欺师灭祖偷袭无崖子,最后将无崖子打下悬崖后就在星宿海自立星宿派;三徒弟虚竹原为少林僧人,后机缘巧合得拜无崖子为师;又得到天山童姥亲自赐教本门的无上高深武学,最终清理门户将丁春秋及星宿派一举歼灭。至于李秋水的小妹却不知所踪。风流潇洒的无崖子,同时博得了其师姐天山童姥和师妹李秋水的芳心。因而导致李秋水趁童姥练功入静时在其背后大吼一声,使童姥走火入魔;从此变成一辈子都是长不高的“矮美人”。至于天山童姥当然不甘心,转而在师弟无崖子面前诋毁师妹李秋水。而无崖子便因此而逐渐疏远了李秋水,两人自此成不共戴天的冤家死敌。在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争风吃醋的时候,李秋水的小妹却和师哥无崖子共浴爱河,参研天下武功绝学。无崖子曾画了一幅画,画中原本要画李秋水。但无崖子心中思念小师妹,不知不觉就画成了小师妹;而且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小师妹和李秋水只有一个酒窝和一颗痣的区别;连后来他让虚竹去找画中人时还以为是李秋水。无崖子后来又雕琢了一个玉像,每日只是对着玉像发痴;而把李秋水抛在了一边,因当时李秋水自觉再无法得到无崖子的心后便要气气无崖子;天天找来漂亮的公子玩耍之后便杀掉,这也是后来为什么无崖子要找一个漂亮聪明的公子作为弟子了,他怕徒弟相貌太丑,李秋水不传他逍遥派的武功,如果太傻则会被李秋水杀掉,李秋水后来心灰意冷远走西夏;由于李秋水本来就很美丽,参加西夏选妃后摇身一变成了西夏的后妃。后来她儿子当了皇帝,他又成了皇太妃。童老为报前仇而在李秋水与西夏王大婚之时下药迷倒李秋水,并将其毁容。最终和童姥在山顶相斗,西夏皇宫决斗,终致两败俱伤。

故事到最后,没想到无崖子爱的既不是童姥,也不是李秋水,而是李秋水的“小妹子”。无崖子雕的玉像、画的画像、心目中所想的原来是“小妹子”。这一个秘密,是童姥和李秋水临死前才发现。童姥临死前大笑“不是她,不是她”,李秋水临死前苦笑“是她,是她”,正所谓“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两人争风吃醋了一辈子,原来却都是爱情上的输家,此一意外的结局极具讽刺意味。李秋水在临死前将此事告诉虚竹,让他将来有空到曼陀山庄看他和无崖子生的女儿阿罗。

苏星河收了八个弟子,他自己是个通才,弟子则是在学武功之外,每人修一门工艺专科,可说是通才与专才之间的“中庸之道”,倒也切合现代“主修、副修”的意念。原意武功是“主修”、工艺技术是“副修”,还是刚相反,殊难稽考,但是八弟子结果成了工艺专家、副习武功,却是事实。苏星河为使弟子免于祸,把八人同逐出门墙,从此不见,这八人不敢再以师兄弟相称,但眷念师门情深,于是纪念在函谷关学艺之地,并称“函谷八友”。

函谷八友,大哥琴颠康广陵(康是嵇康,晋代名士,善弹琴,最出名的就是广陵散,广陵从此而来),习琴,纯直而脾气拗执。

二哥棋魔范百龄(明代有一围棋大家名过百龄),学的是围棋,以磁铁棋盘作武器,范百龄虽称他天下少有敌手,但他天资似乎不高,参详苏星河摆出的珍珑,就几乎呕血毙命。

三哥书呆苟读(苟是从荀子的荀化出来的,读是读书);莫说理论无能,他几句说话,竞教玄痛顿悟,即时圆寂。

四哥画狂吴领军(吴是吴道子,领军是这位仁兄以前的官衔),擅丹青。

五哥神医薛慕华(“薛”所“慕”之“华”者,华佗也),是读者最熟悉的一个人物,萧峰携阿朱求医,求的就是这位薛神医。后来萧峰被萧远山救走,阿朱留在庄上,还是给薛神医救治过来。这才有阿朱与萧峰的动人恋情。(金庸小说之中有神医不少,除了薛慕华之外,《倚天屠龙记》有蝶谷医仙胡青牛、《笑傲江湖》有杀人名医平一指,都是医术高明而行事古怪的人物。)

六哥是巧匠冯阿三(“阿三”带的是“阿房宫,三百里”,取了头字“阿”“三”。他学的是土木,而阿房宫是古代土木工艺的传奇作品),是位带艺投师的弟子,入门前就已经是个巧匠了,学的是土木工艺,是木匠兼巧匠,薛神医庄院的奇妙机关便是他所参破。

七妹花痴石清露(石上清露,虽无半个花字,一幅工笔花鸟图已然跃然眼前,新版该做石青风,以区别银川公主梦姑李清露),是莳花圣手,使用花粉迷倒人。

八弟戏迷李傀儡(李是唐明皇李隆基,是他开创了梨园,傀儡戏是最早的戏剧形式),痴迷戏文,时而扮唐明皇、时而扮梅妃,在七情六欲,戏假情真中渐入疯癫,但骨气强而性刚烈,武功虽低而宁死不屈,那完全是他自己的角色。

金庸小说中常穿插打诨胡闹的谐角,函谷八友不完全是谐角。玄难是得道高僧,他自思,别人都道这八人为了杂学而荒废武功,无怪受制于丁春秋,但是自己为了练武功而疏忽修行,不急生死,难道又不是误入歧途?这一想,就想到人生目标去了

新版逍遥派故事的修改:无崖子与李秋水的;丁春秋因为与李秋水私通而被无崖子发现,才背叛师门,不过因为李秋水不忍下手,无崖子最后免于一死。另外,丁春秋曾在苏州生活,这才造就了阿紫的武学知识。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书中描述

【1】这绸包一尺来长,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曲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2】我不要学武功,杀尽逍遥派弟子的事,更是决计不做。但神仙姊姊的命令焉可不遵?我向她磕足一千个头,便是答允供她驱策,奉行她的命令。可是她教我学武杀人,这便如何是好?”

【3】脑海中一团混乱,又想:“她叫我学她的逍遥派武功,却又吩咐我去杀尽逍遥派弟子,这就真正奇了。嗯,想来她逍遥派的师兄弟、师姊妹们害苦了她,因此她要报仇。她直到临终,此仇始终未报,于是想收个弟子来完成遗志。这些人既害得神仙姊姊这般伤心,自是大大的坏人恶人,尽数杀了也是该的。孔夫子说:‘以直报怨’,就是这个道理。爹爹也说,遇上坏人恶人,你不杀他,他便要杀你,倘若不会武功,惟有任其宰割。这话其实也是不错的。”他父亲逼他练武之时,他搬出大批儒家、佛家的大道理来,坚称不可学武,他父亲于书本子上的学问颇不如他,难以辩驳。他此刻为玉像着迷,便觉父亲之言有理了。

【4】又想:“神仙姊姊仙去已数十年,世上也不知还有没有逍遥派。常言道:恶有恶报,说不定他们早已个个恶贯满盈,再不用我动手去杀。世上既已没了逍遥派弟子,神仙姊姊的心愿已偿,她在天上地下,也不用耿耿长恨了。”

【5】言念及此,登时心下坦然,默默祷祝:“神仙姊姊,你吩咐下来的事,段誉当然一定遵行不误,但愿你法力无边,逍遥派弟子早已个个无疾而终。”战战兢兢的打开绸包,里面是个卷成一卷的帛卷。

【6】最后写道:“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

【7】卷好帛卷,对之作了两个揖,珍而重之的揣入怀中,转身对那玉像道:“神仙姊姊,你吩咐我朝午晚三次练功,段誉不敢有违。今后我对人加倍客气,别人不会来打我,我自然也不会去吸他的内力。你这套‘凌波微步’我更要用心练熟,眼见不对,立刻溜之大吉,就吸不到他的内力了。”至于“杀尽我逍遥派弟子”一节,却想也不敢去想。

【8】在崖边徘徊彷徨,肚中又隐隐痛将起来,突然想到:“啊哟,不好,胡涂透顶,我怎地忘了?我在那山洞之中,早已拜了神仙姊姊为师,已算是‘逍遥派’的门徒。‘逍遥派’的弟子,又怎能改投南海鳄神门下?对了,我这就跟这恶人说去,理直气壮,谅他非连说‘这话倒也有理’不可。”

【9】转念又想:“这恶人势必叫我露几手‘逍遥派’的武功来瞧瞧,我一点也不会,他自然不信我是‘逍遥派’弟子。”跟着想起:“神仙姊姊吩咐,叫我每天朝午晚三次,练她那个卷轴中的神功,这几天搞得七荤八素,可半次也没练过,当真该死之至。”心下歉仄,正要伸手入怀去摸那卷轴,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他转过身来,吃了一惊,只见崖边陆陆续续的上来数十人。

【10】图中言道:“手太阴肺经暨任脉,乃北冥神功根基,其中拇指之少商穴、及两乳间之膻中穴,尤为要中之要,前者取,后者贮。人有四海:胃者水谷之海,冲脉者十二经之海,膻中者气之海,脑者髓之海是也。食水谷而贮于胃,婴儿生而即能,不待练也。以少商取人内力而贮之于我气海,惟逍遥派正宗北冥神功能之。人食水谷,不过一日,尽泄诸外。我取人内力,则取一分,贮一分,不泄无尽,愈积愈厚,犹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鲲。”

【11】段誉在书房中,心中翻来覆去的只是想着这些日子中的奇遇:跟木婉清订了夫妇之约,不料她竟是自己妹子,岂知奇上加奇,钟灵竟然也是自己妹子。钟灵被云中鹤掳去,不知是否已然脱险,实是好生牵挂。又想慕容博夫妇钻研“凌波微步”,不知跟洞中的神仙姊姊是否有甚么瓜葛?难道他们是“逍遥派”的弟子?神仙姊姊吩咐我去杀了他们?这对夫妇武功这样高强,要我去杀了他们,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12】对着图中裸女的断手残肢发了一阵呆,又不自禁的大有如释重负之感,“卷轴已烂,神仙姊姊的神功便练不成了,这不是我不肯练,而是没法练。甚么杀尽‘逍遥派’弟子云云,一概不算了。”将破碎帛片投入火炉,打着了火,烧成了灰烬。

【13】那老人微笑道:“你还不肯称我师父?”虚竹低头道:“小僧是少林派的弟子,不能欺祖灭宗,改入别派。”那老人道:“你身上已没半分少林派的功夫,还说是什么少林弟子?你体内蓄积有‘逍遥派’七十余年神功,怎么还不是本派的弟子?”

【14】虚竹从来没听见过“逍遥派”的名字,神不守舍的道:“逍遥派?”那老人微笑道:“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于无穷,是为逍遥。你向上一跳试试!”

【15】那老人道:“好……好!你是我的第三个弟子,见到苏星河,你……你就叫他大师哥。你姓什么?”虚竹道:“我实在不知道。”那老人道:“可惜你相貌不好看,中间实有不少为难之处,然而你是逍遥派掌门人,照理这女子不该违抗你的命令,很好,很好……”越说声音越轻,说到第二个“很好”两字时,已是声若游丝,几不可闻,突然间哈哈哈几声大笑,身子向前一冲,砰的一声,额头撞在地下,就此不动了。

【16】苏星河整一整身上烧烂了的衣衫,突然向虚竹跪倒,磕下头去,说道:“逍遥派不肖弟子苏星河,拜见本派新任掌门。”

【17】苏星河叹了口气,将宝石指环套回在虚竹指上,说道:“师弟,这中间原委,你多有未知,我简略跟你一说。本派叫做逍遥派,向来的规矩,掌门人不一定由大弟子出任,门下弟子之中谁的武功最强,便由谁做掌门。”

【18】一来他一时攻不破我所布下的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阵势;二来我跟他说:‘丁春秋,你暗算了师父,武功又胜过我,但逍遥派最深奥的功夫,你却摸不到个边儿,《北冥神功》这部书,你要不要看?“凌波微步”的轻功,你要不要学?“天山六阳掌”呢?”逍遥折梅手”呢?“小无相功”呢?’“那都是本派最上乘的武功,连我们师父也因多务条学,有许多功夫并没学会。丁春秋一听之下,喜欢得全身发颤,说道:‘你将这些武功秘笈交了出来,今日便饶你性命。’我道:‘我怎会有此等秘笈?只是师父保藏秘笈的所在,我倒知道。

【19】我的话是:你该遵从咱们师父遗命,做本派掌门人。但你既是逍遥派掌门人,对少林派高僧的话,也不必理睬了。所以啊,倘若你遵从玄难大师的话,那么就是逍遥派掌门人;倘若你不遵从玄难大师的话,你也是逍遥派掌门人。因为只有你做了逍遥派的掌门人,才可将玄难大师的话置之脑后,否则的话,你怎可不听师伯祖的吩咐?”这番论证,虚竹听来句句有理,一时之间做声不得。

【20】康广陵道:“师叔……”虚竹道:“我不是你师叔,也不是你们的什么掌门人,我是少林寺的和尚,跟你们‘逍遥派’全不相干。”康广陵道:“师叔,你何必不认?‘逍遥派’的名字,若不是本门中人,外人是决计听不到的。倘若旁人有意或无意的听了去,本门的规矩是立杀无赦,纵使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之灭口。”虚竹打了个寒噤,心道:“这规矩太也邪门。如此一来,倘若我不答应投入他们的门派,他们便要杀我了?”

【21】康广陵道:“师叔,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逍遥派非佛非道,独来独往,那是何等逍遥自在?你是本派掌门,普天下没一个能管得你。你乘早脱了袈裟,留起头发,娶他十七八个姑娘做老婆。还管他什么佛门不佛门?什么恶口戒、善口戒?”

【22】虚竹心想:“这个‘逍遥派”掌门人,我是万万不做的,但若不答允他,这老儿缠夹不清,不知要纠缠到几时,只有先答允了再说。”便道:“尊师既然许你们重列门墙,你们自然是回了师门了,还担心什么?”

【23】虚竹极是尴尬,眼见每一件事情,都是教自己这个“掌门师叔”的名位深陷一步,敲钉转脚,越来越不易摆脱。自己是名门正宗的少林弟子,却去当什么邪门外道的掌门人,那不是荒唐之极么?眼见范百龄等都喜极而涕,自己若对“掌门人”的名位提出异议,又不免大煞风景,无可奈何之下,只有摇头苦笑。一转头间,只见慕容复、段延庆、段誉、王语嫣、慧字六僧,以及玄难都已不见,这岭上松林之中,就只剩下他逍遥派的九人,惊道:“咦!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24】虚竹叫道:“哎唷!”发足便追了下去,他要追上慧方等人,同回少林,禀告方丈和自己的受业师父;同时内心深处,也颇有“溜之大吉”之意,要摆脱逍遥派群弟子的纠缠。

【25】待得丁春秋大败逃走,虚竹与逍遥派门人会晤,慕容复一行离去,段誉自然而然便随在王语嫣身后。

【26】好在他已得了那逍遥派老人七十余年的内功修为,内力充沛之极,奔了将近两个时辰,竟丝毫不累。又奔了一阵,天色发白,脚底下踏到薄薄的积雪,原来已奔到山腰,密林中阳光不到之处,已有未消的残雪。虚竹定了定神,观看四周情势,一颗心仍是突突乱跳,自言自语:“却逃到哪里去才好?”

【27】虚竹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正是小僧胸中一个大大的难题。”那声音道:“什么说来话长,说来话短,我不许你诸多推诿,快快说来。”语气甚是严峻,实不容他规避。但虚竹想起苏星河曾说,“逍遥派”的名字极为隐秘,决不能让本派之外的人听到,他虽知身后之人是个武功甚高的前辈,但连面也没见过,怎能贸然便将这个重大秘密相告,说道:“前辈见谅,小僧实有许多苦衷,不能相告。”

【28】那女童怔怔的不语,将布袋铺在一块岩石上,坐着支颐沉思,轻声道:“如此说来,无崖子果然是将逍遥派掌门之位传给你了。”

【29】虚竹道:“原来……原来你也知道‘逍遥派’的名字。”他一直不敢提到“逍遥派”三字,苏星河说过,若不是本派中人,听到了“逍遥派”三字,就决不容他活在世上。现下听那女童先说了出来,他才敢接口;又想反正你是鬼不是人,人家便要杀你,也无从杀起。

【30】那女童怒道:“我怎不知逍遥派?姥姥知道逍遥派之时,无崖子还没知道呢。”虚竹道:“是,是!”心想:“说不定你是个数百年前的老鬼,当然比无崖子老先生还老得多。”

【31】那女童道:“你是决意不愿做逍遥派掌门人的了?”虚竹连连摇头,道:“万万不愿。”那女童道:“那也容易,你将七宝指环送了给我,也就是了。我代你做逍遥派掌门人如何?”虚竹大喜,道:“那正是求之不得。”从指上除下宝石指环,交了给她。

【32】虚竹说道:“无崖子老先生也曾说过的,他一心要找个风流俊雅的少年来做传人,只可惜……这逍遥派的规矩古怪得紧,现下……现下逍遥派的掌门人是你当去了……”下面一句话没说下去,心中是说:“你这老鬼附身的小姑娘,却也不见得有什么美貌。”

【33】童姥叹道:“你这小和尚忠厚老实,于我有救命之恩,更与我逍遥派渊源极深,说给你听了,也不打紧。我自六岁起练这功夫,三十六岁返老还童,花了三十天时光。六十六岁返老还童,那一次用了六十天。今年九十六岁,再次返老还童,便得有九十天时光,方能回复功力。”虚竹睁大了眼睛,奇道:“什么?你……你今年已经九十六岁了?”

【34】童姥大声道:“李秋水,逍遥派掌门人有令,命你跪下,听由吩咐。”

【35】虚竹道:“前辈重伤未愈,不宜劳顿,还是多休息一会的为是。”童姥双目一翻,道:“你嫌我的功夫是旁门左道,不屑学么?”虚竹道:“这……这个……这个……晚辈绝无此意,你不可误会。”童姥道:“你是逍遥派的嫡派传人,我这‘天山折梅手’正是本门的上乘武功,你为什么不肯学?”虚竹道:“晚辈是少林派的,跟逍遥派实在毫无干系。”

【36】童姥道:“呸!你一身逍遥派的内功,还说跟逍遥派毫无干系,当真胡说八道之至。天山童姥为人,向来不做利人不利己之事。我教你武功,是为了我自己的好处,只因我要假你之手,抵御强敌。你若不学会这六路‘天山折梅手’,非葬身于西夏国不可,小和尚命丧西夏,毫不打紧,你姥姥可陪着你活不成了。”虚竹应道:“是!”觉得这人用心虽然不好,但什么都说了出来,倒是光明磊落的“真小人”。

【37】又过了一日,虚竹已将六路“天山折梅手”的口诀都背得滚瓜烂熟。童姥便在旷野中传授他应用之法。她一腿已断,只得坐在地下,和虚竹拆招。这“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六路,但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虚竹一时也学不了那许多。童姥道:“我这‘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将来你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好在你已学会了口诀,以后学到什么程度,全凭你自己了。”

【38】童姥道:“你这鬼经中言道,修道时逢到困苦,那是由于往昔宿作,要甘心受之,都无怨诉。那么无论旁人如何厉害的折磨你,你都甘心受之、都无怨诉么?”虚竹道:“小僧修为浅薄,于外魔侵袭、内魔萌生之际,只怕难以抗御。”童姥道:“现下你本门少林派的功夫是一点也没有了,逍遥派的功夫又只学得一点儿,有失无得,糟糕之极。你听我的话,我将逍遥派的神功尽数传你,那时你无敌于天下,岂不光彩?”

【39】童姥便即传了他如何将北冥真气自丹田经由天枢、太乙、梁门、神封、神藏诸穴,通过曲池、大陵、阳豁而至掌心,这真气自足经脉通至掌心的法门,是她逍遥派独到的奇功,再教他将这真气吞吐、盘旋、挥洒、控纵的诸般法门。虚竹练了两日,已然纯熟。

【40】童姥淡淡的道:“这声音是阻不住的。这贱人以高深内力送出说话。咱们身处第三层冰窖之中,语音兀自传到,布片塞耳,又有何用?你须当平心静气,听而不闻,将那贱人的言语,都当作是驴鸣犬吠。”虚竹应道:“是。”但说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定力,逍遥派的功夫比之少林派的禅功可就差得远了,虚竹的少林派功夫既失,李秋水的话便不能不听,听到她所说童姥的种种恶毒之事,又不免将信将疑,不知是真是假。

【41】李秋水虽比童姥和无崖子年轻,终究也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了,但这句话柔腻宛转,虚竹听在耳里,不由得怦然心动,似乎霎时之间,自己竟真的变成了“中原武林第一风流浪子”,但随即哑然:“我是个丑和尚,怎说得上是什么风流浪子,岂不是笑死人么?”跟着想起:“童姥大敌当前,何以尚有闲情拿我来作弄取笑?其中必有深意。啊,是了,当日无崖子前辈要我继承逍遥派掌门人之时,一再嫌我相貌难看,后来苏星河前辈又道,要克制丁春秋,必须觅到一个悟性奇高而英俊潇洒的美少年,当时我大惑不解,此刻想来,定是跟李秋水有些关连。无崖子前辈要我去找一个人指点武艺,莫非便是找她?苏星河前辈曾说,这人只喜欢美貌少年。”

【42】李秋水前心后背,均受重伤,内力突然间失却控制,便如洪水泛滥,立时要溃堤而出。逍遥派武功本是天下第一等的功夫,但若内力失制,在周身百骇游走冲突,却又宣泄不出,这散功时的痛苦实非言语所能形容。顷刻之间,只觉全身各处穴道中同时麻痒,惊惶之余,已知此伤绝不可治,叫道:“梦郎,你行行好,快在我百会穴上用力拍击一掌!”

【43】童姥道:“你是逍遥派的掌门人,我又已将生死符、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等一干功夫传你,从今日起,你便是缥缈峰灵鹫宫的主人,灵鹫宫……灵鹫宫九天九部的奴婢,生死一任你意。”虚竹大惊,忙道:“师伯,师伯,这个万万不可。”童姥怒道:“什么万万不可。这九天九部的奴婢办事不力,没能及早迎驾,累得我屈身布袋,竟受乌老大这等狗贼的虐待侮辱,最后仍是不免断腿丧命……”

【44】虚竹使这凌空弹指之法,倒不是故意炫耀神技,只是对方是个花信年华的女子,他虽已不是和尚,仍谨守佛门子弟远避妇女的戒律,不敢伸手和她身子相触,不料数弹之下,应验如神。他此刻身集童姥、无崖子、李秋水逍遥派三大名家的内力,实已非同小可。

【45】虚竹听得方丈有令,自是不敢有违,躬身应道:“是。”走上几步,合十说道:“国师手下留情!”心想对方是前辈高人,决不会先行出招,当即双掌一直拜了下去,正是韦陀掌的起手式“灵山礼佛”。他在少林寺中半天念经,半天练武,十多年来,已将这套罗汉拳和韦陀掌练得纯熟无比。这招“灵山礼佛”本来不过是礼敬敌手的姿式,意示佛门弟子礼让为先,决非好勇斗狠之徒。但他此刻身上既具逍遥派三大高手深厚内力,复得童姥尽心点拨,而灵鹫宫地下石窖中数月面壁揣摩,更是得益良多,双掌一拜下,身上僧衣便即微微鼓起,真气流转,护住了全身。

【46】这时虚竹已能占到四成攻势,虽然兀自遮拦多,进攻少,但内力生发,逍遥派武学的诸般狠辣招数自然而然的使了出来。旁观者不禁胆战心惊,均想:“我若中了这一招,不免死得惨酷无比。”少林派僧俗弟子,数百年来并无一个女子,历代创建全是走刚阳路子,因系佛门武功,出手的用意均是制敌而非杀人,与童姥、李秋水的招数截然相反。玄慈等少林高僧见虚竹所使招数渐趋阴险刻毒,不由得都皱起了眉头。

【47】虚竹道:“是。弟子诚心禀告。”当下将如何奉方丈之命下山投帖,如何遇到玄难、慧方等众僧,如何误打误撞的解开珍珑棋局而成为逍遥派掌门人,玄难如何死于丁春秋的剧毒之下,如何为阿紫作弄而破戒开荤,直说到如何遇到天山童姥,如何深入西夏皇宫的冰窖,而致成为灵鹫宫的主人。这段经历过程繁复,他口齿笨拙,结结巴巴的说来,着实花了老大时光,虽然拖泥带水,不大清楚明白,但事事交代,毫无避漏,在冷窖内与梦中女郎犯了淫戒一事,也吞吞吐吐的说了。

【48】众高僧越听越感惊讶,这个小弟子遇合之奇之巧,武林中实是前所未闻。众僧适才见到了他剧斗鸠摩智的身手,对他所述均无怀疑,身想:“若不是他一身而集逍遥派三大高手的神功,又在灵鹫宫石壁上领悟了上乘武技,如何能敌得住吐蕃国师的绝世神通?”

【49】玄慈说道:“老衲职为本寺方丈,于此六件大事,无一件能善为料理,实是汗颜无地。可是虚竹身上功夫,全是逍遥派的武学,难道……难道少林寺的大事……”

【50】虚竹武功虽高,却全是别派旁门功夫,即使他能出手将这六件大事都料理了,有识之士也均知道少林派是因人成事,非依靠逍遥派武功不可,不免为少林派门户之羞;就算大家掩饰得好,旁人不知,但这些有道高僧,岂能作自欺欺人的行径?

【51】玄寂又道:“你既为逍遥派掌门人,为缥缈峰灵鹫宫的主人,便当出教还俗,不能再作佛门弟子,从今而后,你不再是少林寺僧侣了。如此处置,你心服么?”

【52】虚竹使开“天山六阳掌”,盘旋飞舞,着着进迫。丁春秋那日潜入木屋,曾以“逍遥三笑散”对苏星河和虚竹暗下毒手,苏星河中毒毙命,虚竹却安然无恙,丁春秋早已对他深自忌惮,此刻便不敢使用毒功,深恐虚竹的毒功更在自己之上,那时害人不成,反受其害,当即也以本门掌法相接,心想:“这小贼秃解开珍珑棋局,竟然得了老贼的传授,成为我逍遥派的掌门人。老贼诡计多端,别要暗中安排下对付我的毒计,千万不可大意。”

【53】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丁春秋和虚竹这一交上手,但见一个童颜白发,宛如神仙,一个僧袖飘飘,冷若御风。两人都是一沾即走,当真便似一对花间蝴蝶,蹁跹不定,于这“逍遥”二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旁观群雄于这逍遥派的武功大都从未见过,一个个看得心旷神怡,均想:

【54】那老僧又道:“本寺七十二项绝技,均分‘体’、‘用’两道,‘体’为内力本体,‘用’为运用法门。萧居士、慕容居士、大轮明王、天竺波罗星师兄本身早具上乘内功,来本寺所习的,只不过七十二绝技的运用法门,虽有损害,却一时不显。明王所练的,本来是‘逍遥派’的‘小无相功’罢?”

【55】鸠摩智又是一惊,自己偷学逍遥派“小无相功”,从无人知,怎么这老僧却瞧了出来?但转念一想,随即释然:“虚竹适才跟我相斗,使的便是小无相功。多半是虚竹跟他说的,何足为奇?”便道:“‘小无相指’虽然源出道家,但近日佛门弟子习者亦多,演变之下,已集佛道两家之所长。即是贵寺之中,亦不乏此道高手。”

【56】逍遥派的高手医术通神,阎王敌薛神医便是虚竹的师侄。虚竹于医术虽然所知无多,但跟随天山童姥数月,甚么续脚、换手等诸般法门,却也曾听她说过。

【57】虚竹一眼便认了出来,这些图形与灵鹫宫石室壁上所刻的图形大同小异,只看得几幅,心下便想:“这似乎是李秋水李师叔的武功。”跟着便即恍然:“李师叔是西夏的皇太妃,在宫中刻有这些图形,那是丝毫不奇。”想到图形在壁,李秋水却已逝世,不禁黯然。他知这是逍遥派武功的上乘秘诀,倘若内力修为不到,看得着了迷,重则走火入魔,轻则昏迷不醒。那日梅兰竹菊四妹,便因观看石壁图形而摔倒受伤。他怕段誉受损,忙道:“三弟,这种图形看不得。”段誉道:“为甚么?”虚竹低声道:“这是极高深的武学,倘若习之不得其法,有损无益。”